观察:“两高”报告皆提反恐 回应社会稳定诉求

字体
||
两会前云南发生了“昆明暴恐事件”,这在客观上让两会报告与“反恐”有了交集。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所作的“两高”工作报告,代表了法制的最强音,因而在此背景下其报告内容更加引人注目。

  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昆明暴恐事件”相关段落(大公网记者 摄)

  大公网两会观察员 木春山

  2014年两会之所以受人关注,是因为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周强都会对代表和委员做新职务任内的首份施政报告。而两会前云南发生了“昆明暴恐事件”,这在客观上让两会报告与“反恐”有了交集。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所作的“两高”工作报告,代表了法制的最强音,因而在此背景下其报告内容更加引人注目。

  笔者留意发现,或许因为“昆明暴恐事件”,3月10日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所作的“两高”报告中,在2013年工作和2014年部署中分别将“反恐”作为重要内容写入并提出,而最高法院的工作报告中还专门提到了“昆明暴恐事件”这一具体事件。

  比如在最高法报告的2014年工作安排中写道:依法严惩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严惩昆明“3·01”暴力恐怖袭击群众等一切暴力恐怖犯罪……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增强人民群众的安全感。

  曹建明在报告中的一章——2014年检察工作安排中提到:坚决打击敌对势力的分裂、渗透、颠覆活动,坚决打击各种暴力恐怖犯罪。

  在笔者看来,这种“反恐”表述既是继承了过去“两高”报告的写作风格和样态,同时也是对暴恐分子在两会前和一些敏感时间点制造袭击的有针对性的震慑。同时也对全社会求稳定求安全的合理诉求予以保护性回应。

  实际上每年的两会都要出炉“五大报告”。分别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人大委员长所作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政协主席所作的“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以及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所作的“两高”工作报告。这“五大报告”相当于两会期间,中国最重要的几大国家权力机关对全国人民的一次集体述职,也是对未来工作的宏观部署,因而其政治意义巨大。这也是报告草案措辞要广纳各方意见,锱铢必较式修改的原因之一。

  “两高”报告多次提到“反恐”,特别是最高法报告提到反恐的具体事件,有利于凝聚官民反恐共识,增强反恐合力。

  笔者注意到,在其他几份报告中对反恐的描述各不相同。提到“昆明暴恐事件”的只有最高法报告和李克强在两会上宣读的“政府工作报告”。张德江所作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和俞正声所作的“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由于关注层面差异,因而没有在文中提及反恐相关事宜。但在人大和政协会议开幕式上,人大和政协都强烈谴责了“昆明暴恐事件”,并启动两会上首次为遇难者的默哀程序。

  • 责任编辑:常晓宇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 繁体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