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诚法师:以心文化弥补现代文明之失

2014-03-11 14:31:42| 来源:大公佛教| 我要分享
字体
||
不解决人类的烦恼问题,就不可能找到人类文明的根本出路。烦恼是人心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信心”,也就是人类不相信自己内心的能力与潜能,只相信外在的物质力量和技术手段。因此,如何建立坚固的自我信心是人类的当务之急。

  一、无明烦恼是人类危机的总根源

  人类几千年来追求幸福的历程充满了艰辛困苦。自从进入现代文明以来,人逐渐被异化、物化、工具化、空壳化、符号化、数字化。现代文明扩充了人的力量,激发了人的才智,却遮蔽了人的心性。“人的解放”最终演变成为“烦恼的解放”,自私自利的欲望极度膨胀,人类在亲手建立现代文明的同时,也亲手埋葬了幸福前景。可以说人类所遭受的一切痛苦和不幸根本上来自于自身的无明烦恼。

  无明烦恼的根源在于顽固的自我中心意识,最主要的三种表现分别是贪婪、瞋恨与愚痴。时至今日,人类面临日益严峻的三大危机,正是无明烦恼在当前时空因缘下的具体显现。

  1、由贪婪产生的经济危机

  投机资本脱离了生产行为而唯以高额利润为追逐目标,当这种没有真实财富支撑的资本以指数形式无有止境的迅速增值,越来越多的货币就从实业领域转向投机领域,必然导致实体经济的有效需求不足,因而迫使货币不断增发,不可遏制的推动各类资产泡沫形成,直至最终爆发毁灭性的通货膨胀。这是当代全球经济危机的根本症结。

  2、由瞋恨产生的安全危机。

  人们往往以为只有掌握强大的军事力量,才能保障自身安全。这种依靠武力威慑建立的和平,与其说是安全,不如说是“恐怖”,因为它所体现的是一种“以别人的恐惧来保证安全,通过恐吓甚至毁灭别人来保全自我”的暴力主义逻辑。今天,这种逻辑更演变出“为了达到报复的目的不惜同归于尽”的恐怖主义形式,给人类的集体安全造成严重威胁,非传统安全形势愈加恶化。

  3、由愚痴产生的技术危机

  人们以为拥有科技便拥有了主宰一切的力量,纷纷向其膜拜,但祈求的却不是自身的福祉,而是摧毁同类的可怕武器。人类愈加漠视地球母亲与其他生物的存在,想把自然界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似乎只要有了科技的魔杖,一切都将化险为夷、水到渠成。

  资本、暴力、技术三股势力相互激荡,在内心烦恼的怂恿下,给人类社会造成严重的动荡不安。

  二、现代文明无法克服烦恼的原因

  现代文明主要成长于西方文化的土壤。主客二元、理性至上、功利主义既是西方文化的根本特征,也是现代文明无法克服烦恼的文化症结,更是助长贪瞋痴烦恼的深层因素。它们最终导致个人中心主义与人类中心主义,愈加强化了人类内心的根本我执。

  1、主客二元——无法认知烦恼

  对治烦恼,首先要正确认识烦恼。认识包括对外与对内两个向度,前者是主体对客体的认知,后者则是主体对自身的认知。对内认知要基于主观体验,而主观体验具有随意性和不稳定性。由此西方文化转而着重发展基于主客二元的对外认知模式,尤其体现在其哲学传统和科学传统。

  16世纪以来,对人类认知能力的探讨(即认识论)占据了西方哲学的中心,形成了经验论与唯理论两大流派。无论是前者强调的感性经验,还是后者看重的理性推理,都是对外认知的方法,不足以体察内心世界。康德虽然以先验哲学对两者作出了融合与超越,但仍然没有跳脱主客二元的窠臼,没有解决对内认知问题。

  西方的科学传统发展了丰富的观察测量手段,这也反映在探索人类心灵现象的心理学领域。被称作心理学两次重大转折的行为主义心理学和认知心理学,分别将人的行为表现和大脑活动作为认知对象,但也只停留在外部描述的层次,无法深入阐明心理活动的规律和实质。

  2、理性至上——难以管束烦恼

  西方文化的道德观秉承深厚的理性主义传统,认为理性是人类至高无上的天赋。但其理性虽然能够对情感和欲望做出合理与否的区分,却不能驾驭情感和欲望的生灭。斯宾诺莎说:“人类最无力控制的莫过于他们的舌头,而最不能够做到的,莫过于节制他们的欲望。”表面上被理性压抑的欲望、情感并没有消失,而是在人内心中积蓄、恶化,甚至导致心理疾患。

  当人们被恶念、恶欲控制的时候,理性反倒成为助纣为虐的得力帮凶。人类很多愚蠢行为正是出自“理性”的指导。历史上曾经大行其道的军备竞赛、恐怖平衡,都是恶欲滥用理性的可怕后果。

  3、功利主义——姑息纵容烦恼

  功利主义的伦理观,承接古希腊快乐主义与启蒙时期经验论,认为判断一个行为道德与否,只看它的实际效益,而不必考察其真正动机。功利主义极大促进了资本主义的迅猛发展,但也急剧侵蚀了人类良知与社会道德的底线。一系列病态、丑态、变态、恶态的社会现象,皆在功利主义中找到了“存在即合理”的依据,真伪、善恶、美丑的界限因此而模糊。

  三、心文明——人类文明之新境界

  不解决人类的烦恼问题,就不可能找到人类文明的根本出路。烦恼是人心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信心”,也就是人类不相信自己内心的能力与潜能,只相信外在的物质力量和技术手段。因此,如何建立坚固的自我信心是人类的当务之急。

  “信心”即相信自心,而不是相信自力或相信自智。古代农业社会以人力(即体力)为最宝贵的资源,其价值主要体现在开垦土地和扩张领土。近现代工业社会,机器取代了人力,人脑(即智力)成为最宝贵的资源,其价值主要体现在发展科技和实施管理。当代信息社会,电脑逐步取代人脑的趋势已经出现,人的智力优势以后可能不复存在,那么人心将是最宝贵的资源,其价值主要体现在革新文化和提升道德,人类社会也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这就是心文明。

  在“心文明”阶段,社会进步将始终围绕人的需要,与人的生活紧密结合,更加注重人的心理感受和精神价值。文化是涵育人心、发扬心性的主要途径。心文化是心文明的主要特征,是人类战胜烦恼的重要法宝,具有三个特点:

  1、内明之学

  内明之学是一套系统有效的对内认知方法,因为只有清晰的体察内心状态,准确的把握烦恼相状,才可能提起警觉、消灭烦恼于萌芽。

  以佛教为主要代表的东方内明传统,正在世界各地取得广泛承认和欢迎,其静心、禅坐等方法被证明具有实际功效,获得了很好的社会反响,并引起现代心理学界的高度重视。

  2、育心之学

  理智能够辨识但不足以抵消烦恼,要想对治恶欲,就必须发起更强大的善欲。冯友兰言“理智无力,欲则无眼”,反之可知“理智有眼,欲则有力”。

  以佛教为代表的东方传统文化正是以智养善的育心之学,具体步骤即是“闻→思→修”。闻、思,即是分辨心相善恶;修,即是培养内心的善法力量。

  3、美善之学

  人类的幸福追求不仅仅体现为创造丰富的物质财富,更体现为迈向更高的精神境界。真、善、美是人类精神价值的高度浓缩,也是人心中知、情、意三方面的提升方向。东方文化传统认为,美与善是统一的,倡导人们从对五欲的愉悦升华为对善法的愉悦。如孔子“里仁为美”,“尊五美,屏四恶”,孟子以善之“充实之谓美”,荀子则提出“美善相乐”。佛教认为,一切的美好境界都由善心、善业感得,善与美还是内与外的统一。

  四、佛教徒的使命

  我们有理由相信,以心文化弥补现代文明之失,将开启人类文明的崭新篇章。当我们对人心具有更全面的认识和把握,对人类的未来也就有了更多信心和希望。

  佛教徒所肩负的使命,不仅是对佛教自身,更是对人类、对众生的使命。谭嗣同言:“以心挽劫者,不惟发愿救本国,并彼极强盛之西国,与夫含生之类,一切皆度之。”

  佛教徒应以慈善的义举化解人类内心的过分贪求,使经济财富摆脱无义的投机,能够更多的回馈于人类的整体福祉;

  佛教徒应以团结的精神突破人类内心的相互猜忌,彻底消除武力对峙的僵局,以情感的沟通取代彼此的敌意;

  佛教徒应以善巧的智慧突破人类内心的科技迷思,意识到人类与地球上的一切生物同属一个息息相关的命运共同体,珍爱生命如同胞,珍护自然如家园!

  • 责任编辑:胡月冉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 繁体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