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本法框架下进行普选 并包容尊重多方的立场

2014-03-02 17:32:57| 来源:大公网| 我要分享
字体
||
0

在基本法框架下进行普选 并包容尊重多方的立场

记者: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2014年全国两会大公访谈特别节目《星耀香江》,我们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常委、香港特区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先生,唐先生您好!

唐英年:你好!

记者:首先请您跟我们大公网的网友打一个招呼好吗?

唐英年:各位大公的朋友,大家好!

记者:唐先生,今天见到您我就见到了大家传说中的“唐氏微笑”,您一上来就给人非常温暖的笑容。您的名字对于我们来讲并不陌生,非常熟悉。两会之际,您对于两会来讲是一个新人,您是新一届的政协委员,然后是全国政协常委,这两个角色之间您去看两会,有什么角度上的不同吗?今年两会,您作为常委的话,有哪些新的建议呢?

唐英年:我是全国政协委员、常委,但用香港人的话应该叫作“新丁”。

记者:“新丁”,您客气了。

唐英年:就是新人,所以我还是处于一个学习的心态,因为虽然我过去在行政机关也做了十年,行政会议跟立法机关也做了十几年,但是我的经验,是在香港作为国家的一部分,香港跟国家有很多很多在发展方面都可以有互补的优势。所以我对国家虽然可以说认识很深,尤其改革开放这叁十几年,因为我家族本来也是一个搞企业的,所以在1978年,已经在内地做第一项的投资。

记者:是在上海?

唐英年:是在深圳,所以我对内地改革发展整个路程可以说比较熟,同时对国家的整个发展也有一定的认识,但是作为政协来讲,我还是一个新人,所以新委员还是要抱着一个学习的心态。
 

在基本法框架下进行普选 包容尊重各方立场

记者:您比较谦虚。虽然您是新的委员,但是您投身香港的商界、政界已经很多年了,目睹内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整个过程。作为香港而言,有一个可能算是大家最最关心的事情,那就是关于2017年普选的这个事情,您认为站在您的角度上,应该如何去推动这个政改,使这个咨询能够跨越分歧,从而达到普选这个目标?

唐英年:在2007年的时候,人大常委会做了一个决定,就是香港可以在2017年可以有普选,那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因为香港在整个民主的道路上面,一步一脚印这样走过来的,当然普选是其中一个目标。但是这个过程当中,香港引起很大的争议,每一次都有一定的争议。所以我的看法就是,香港大多数人都期望能够大家求同存异,能够推行一人一票选特首的普选。但是在过程当中,大家都需要有一个心态,这个心态就是有一个包容、尊重多方的立场,最重要的塬则就是要在基本法的框架下,达致普选,这个普选也要按照基本法,按照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来推行的。

记者:您作为一名曾经的特首候选人,您如何看待香港2017年之后的政治方面的发展?另外我个人特别关心,您会不会再次参选呢?

唐英年:我在2012年参选特首,我是输了,我输的时候我也祝愿梁振英能够在香港政通人和,作为特首,政通人和就是香港人的福气,所以我也是衷心祝愿他能够施政顺利,能够得到香港普罗市民的支持的。当然开局的确开得有点困难,现在他还在不断地改善当中。到2017年的时候,大家能够通过一人一票普选的话,那个时候大家对特首的期望将会更加的高。所以无论谁来当下一届的特首也好,我相信还是充满挑战的。

记者:在2017年之前,推进普选这个道路上,我们也看到了香港,正如您讲过的,香港是一个包容的一个城市,是多元的城市,当然也会有不同的声音,不同利益的人群有不同的行为,比如说会有一些“占中”的行为,包括最近还有发生《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遇袭的这样的事情,一些看似不太和谐的声音,您如何看待这样的一些行为?您认为如何满足各方的利益和诉求?

唐英年:香港是一个非常多元的社会,香港也是一个相当包容、互相尊重的社会,我认为香港作为一个法治城市,大家都非常尊重法治,也是遵守法治的,我自己相信,香港有很多合法的渠道表达意见,就是大家无论如何一个市民,对政府、对社会、对其他人有什么不满,有很多合法的渠道去表达他的意见,所以对于“占中”来讲,我认为不应该采取一些非法的手段来表达意见。要是他们犯法,做一些非法的行为,政府是应该依法处理的,所以“占中”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也不应该用一些非法的手段来表达他们的意见,因为我们有很多合法的渠道。

但是在一个多元社会,往往总有一些少数的人,对其他外来的人、外地的人总有一些意见。同样的,我们有很多合法的渠道可以表达,但是我特别想提,最近在香港有一些示威人士,他们对我们内地的同胞做出一些很不礼貌的一种表达,我认为这种是一个非常低劣的手段和言语,实在不应该在香港发生,香港是一个很和平、很守法的大都会,不应该有这一类意见表达出来,这是一种很低俗的表达。

另外,我们跟内地关系非常好,大家都是一家人,大家都是同胞,我自己看见内地在过去的三十几年的发展,尤其在政府里,签注CEPA,引进个人旅游到香港,为香港的经济、为我们的民生、就业各方面是有很大很大的利益的。

另外,我们要饮水思源,香港的水是我们内地东江的水,香港的很多食品也是内地到香港来。

所以无论在经济、在民生、在社会上面我们都有非常紧密、密切的关系。所以我自己在政府里,在行政机关,在立法机关,我很关心香港人跟内地民众的感情,我们不应该做任何伤害我们双方感情的事情。所以我自己认为,限制人们带奶粉到内地这个决定是错的,它伤害了我们内地同胞的感情。一个商品不需要用这么严厉的手段来限制,它到底是一个商品,任何一个企业,需要的是香港的市场更大,只要进口多点奶粉,就可以尽量让内地的朋友购买到奶粉,你要多少有多少。

记者:不应该限制它的流通是吗?

唐英年:对,不应该限制它的流通。所以我还是期望政府应该尽快知错能改,把“奶粉限购令”撤掉。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 繁体
  • 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