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生毕业三个月以后几乎百分之百能找到工作

2014-03-06 15:49:00| 来源:大公网| 我要分享
字体
||
0

我们的学生毕业三个月以后几乎百分之百能找到工作

主持人:无论本地求学还是异地求学,考上大学无论对香港和内地的学生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但它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考上大学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之后,还是要走出校门去工作,现在有数据显示内地的就业形势是很难的,去年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不知道陈委员对这个就业情况怎么样?

陈新滋:香港的就业情况是比较好的,我们的学生毕业三个月以后几乎百分之百能找到工作,因为香港的失业率本来就低。内地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以前帮助很多工业界的朋友,他们有时候要找人也找不到,但是有一些学生,他也不一定愿意到工业去,我觉得假如我们的学生在求学的过程里面,对自己的理想有一个比较好的一个设定,那是应该的,但是不应把工作的范围规定到比如说我只能到这个城市去生活,或者只能做这一行的工作。假如我们把自己绑死了,那工作也不好找。但是假如我们能把这个放开的话,说不定会学到更多的东西。到了一个新的行业里面,假如能够发挥自己的能力的话,说不定成长就会更快。我帮助一些朋友,比如说做化工厂的,他们就不容易找到毕业生,我有时候也帮他们去大学讲课的时候跟他们提,说现在有这么一些机会,你们假如有兴趣的可以来申请,但是他们也不一定很多,因为很多人只看重几个大城市,上海、广州、北京、深圳这样,对一些不是大城市的地方,他们不一定那么想去。而且对某一些工业,他们不一定有兴趣。其实我发现行行出状元,假如我们能够真正地投入做各种各样的行业,都有他很好的出路的。结果我们后来发觉这几个行业,我的朋友,我帮助他们一起做起来的一些事业,他们招到的员工,在那边继续做,做了五六年后,现在都很好,也成为一方面的主管了。所以我觉得假如大学生能够在求工作的时候,把眼光放开一点,可能是更好的一个选择。

主持人:那么把眼光放宽一些在就业的时候,这是不是和您之前提到的“全人教育”在最初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契合度?“全人教育”这种教育模式具体指的什么?

陈新滋:是的,我们香港浸会大学从1956年开始,我们成立这个学校的时候,就以“全人教育”作为目标。“全人教育”就是说一个人的发展,并不是到大学里面学怎么工作,或者只是学某一个领域的东西,而是整个人的发展,这些中国文化其实都有这么一个想法,所以以前的人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这么一个说法,我们“全人教育”也是建立在这么一个大原则上,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毕业的时候能够达到七个领域都做得很好,我们把它简化成为“民”、“知”、“学”、“技”、“创”、“通”、“群”,我们有一些员工写了一个顺口溜,叫做“浸大愿景育全人,民知学技创通群”。

“民”就是公民的道德,我们希望学生毕业的时候公民道德一定要好,否则你越聪明,对社会造成坏的影响更大。比如说我们以前发生过的三鹿奶粉事件,最近的地沟油的问题,假如道德水平很好的人,想都不会想这些问题,所以我们对公民道德的培养特别重视。

“知”就是知识的追求,除了自己学习的专门科目以外,也希望他们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基础,比较广博的知识,所以我们要花一年的时间做通试教育,比如做理科的要学一些人文学科的,学一些社会科学的,学一些宗教的,这样的话,当他将来成长以后,他就不会变成太狭隘了。

“学”就是求学的能力,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学生在学校读书,只是读完书,出去以后就学完了,就什么都忘记了,它是一个终生学习的习惯,这样的话,将来到八九十岁还是在学习,他保持这种习惯,就说以前没学过的东西现在要去学也很容易。

“技”就是我们说的技能,比如说看到这个电脑,现在任何人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不会用电脑是不行的,所以高科技的产品我们最少要会用,不一定会设计,但是最少会用,数学的模型方法,所以我们对技术还是很重视的。

“创”就是创意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创意很重要,我们过去只是靠廉价的劳动力在国际上竞争,现在不容易了,因为现在劳动力始终廉价劳动力不是一个最后解决问题的方法,最后解决的方法是希望全中国的人民生活得很好,他们的报酬都会很好。但是这样的话,只是靠廉价劳动力的工业的方法就没有竞争力了,所以一定要靠创意。比如说你现在看到很多人用苹果的手机,或者用三星的,甚至我们用的小米,其他的各种智能手机,其实它们里面大部分的技术都不是他们自己的,大部分是各地买回来,或者租回来,它的创意是把它组装起来,成为一个很好的产品。所以我觉得这个创意很重要,我们发觉除了高科技产品以外,我们生活里面就有很多的创意,我们有时候去餐厅吃饭,他们很有创意,做的菜很有特色,这样就会吸引很好的客人,客人吃完以后,下次来又发觉有的新的产品,他就经常会去,所以创意很重要。

“群”就是群体的合作。我们中国人过去独立工作的能力都很了不起,但是真的是组织成为一个大团队,过去还是不是那么成功的。我们一些体育活动,踢足球好了,那个需要整个团队的配合的,过去我们在配合上面可能就没有做得那么好。

所以我觉得中国人将来的发展,最少我们浸会大学觉得“民”、“知”、“学”、“技”、“创”、“通”、“群”这七个范畴,我们希望毕业生做好,做好以后他们在社会上立足,为国家服务,为整个社会服务,他们就会做得比较好。所以我们一直以来都把这个当作是第一位来推动。

主持人:那么说到两地之间的交流,其实我们也发现,最近香港和内地之间的交流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密切了,但是在加强交流的同时,我们也发现有一些摩擦的出现,您对于这种现象怎么看,从教育界角度出发,怎么才能改善缓解两地之间的不和谐的声音?

陈新滋:是的,其实是这样,这个声音在某种程度上是被放大了,我觉得有一些摩擦这个是正常的,因为文化背景不一样,其实香港应该很感恩,因为国家对香港很重视,也很帮忙,我们在sars的时候,那个时候香港真的是你去餐厅吃饭就只有你一个人,所以那时候很多餐厅是挺不下去的,商店也没有人,这个时候国家就放宽自由行等,让更多的内地游客到香港去,直接帮助了香港的经济的发展,对这一点应该很感恩。当然很多人过来的时候,人多了,我们假如交通各方面的配套还没有跟得上的时候,的确会造成一些摩擦,但是这个是可以想像,也不是解决不了的,所以我们要解决的是怎么把这些交通,或者商店的条件提高,让大家都能够做得更好。比如说我们假如在边境地方建立一些很大的商场,那来买东西的人到那边去就可以了,就不必要挤到一些小的店里面去。但是我可以说,其实我看到有一些人骂游客,那是绝对不应该的,那个是非常没有道理的事情,因为游客,我们永远是欢迎的,全世界好的城市,我去罗马,去巴黎,去伦敦,哪有一个城市是骂游客的?那是绝对是不文明的事情。但是那个人其实是很少的,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就是那么一些人而已,但是问题是当电视机的镜头一照这些人的时候,大家就以为整个香港是这样,实际上整个香港不是这样的。

然后我后来看到内地也有一些反弹,内地的一些网络的人又骂香港,其实这个都没有必要的,其实香港跟内地本是同根生,我们是兄弟,无论如何,有什么样的误会,其实大家讨论一下,商量一下,还是那一句,相逢一笑泯恩仇,无论过去有什么样的误解,我觉得大家应该是用一个很平和的心态,互相来理解,这样解决问题,我们大家都会很幸福。

主持人:就即使有些摩擦,通过两地之间不断的交流合作,减少强地之间的摩擦,使两地共同发展,感谢陈委员在节目当中分享了那么多有关教育和两地交流的话题,感谢陈委员,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谢谢。

陈新滋:谢谢。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嘉宾介绍

陈新滋,中国科学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浸会大学校长。1994年起任教于香港理工大学,历任应用生物及化学科技学系讲座教授兼系主任、应用科学及纺织学院院长、副校长等职。200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化学部院士。2010年起出任香港浸会大学第四任校长。
  • 繁体
  • 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