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香港状元的话 宁愿到清华、北大来读书

2014-03-06 15:45:00| 来源:大公网| 我要分享
字体
||
0

假如我是香港状元的话 宁愿到清华、北大来读书

主持人:所以有了这样一套完整的选拔人才的模式,也使得香港的高校近些年发展的特别快,也吸引了内地的很多包括高考状元放弃内地的清华、北大这样百年老校,来香港求学,您对于这种现象有什么样的看法?或者您对于想要去香港求学的内地学子有什么样的建议?

陈新滋:我觉得这个是好的现象,我不是说他们不该去清华、北大,而是说,一个在内地长大的小孩子,他读完高中以后对内地的情形已经很熟悉了,他到清华、北大的确是可以更进一步提高,但是他到香港来的话会是一个很大的文化方面的一个更广阔的冲击,对年轻人来说,他们学到的东西可能会更多。我举个例,我是在香港读高中,我觉得在中国文化方面的认识也蛮多了,所以当时虽然考到了中文大学读了几个月,但是我拿了奖学金去日本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发觉的确是选对了,为什么呢?因为在外国,我们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一个新的文化,会受到很大的冲击,我们真的是会很震撼的。那在这种时间里面,很短的时间里面,我们就学到很多东西,这些是一生受用的。回过头来,假如我是香港的状元的话,我就宁愿到大陆的清华、北大来读书,我就不觉得他们应该到香港的大学来读。因为他在香港已经认识了所有香港的东西,他要学的只是一个一步一步的学习,但他到北大、清华的话,那就是一个量子跳,他会学到让他们很震撼的文化上、历史上、政治上,很多东西他原来学不到的,到了内地以后就学到了,不一定是清华、北大,其他的大学,好的大学他们来都会比留在香港有更大的学习的空间。我并不是香港所有的学生都跑到这边来,而是他们假如来的话,他们应该会学到更好的东西。

主持人:您认为当一个学生对于本土的历史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到异地求学对视野的开阔有帮助?

陈新滋:绝对有帮助,我到日本第一年的时候很痛苦,去的时候连字母都不懂,一进大学去,去的时候还晚了两三个月,所以真的很苦,但是经过一年的时间以后,不但学会了日语,也学会了日本的文化,对国际上的交流都认识也比较多,我觉得这个对我的成长帮助很大。后来我在日本读完大学以后,再去美国芝加哥大学读书,又是文化的一个鸿沟,一跳过去以后,发觉也有很多东西可以学,经过一两年的时间熟悉了以后,学到了这些文化,然后跟他们的交流以后,我觉得对我的人生是非常丰富的。后来我从美国做了很多工作以后,回到台湾去,我那个时候也是,因为台湾我们小时候读书,一看到提起国民党都是不好的,蒋介石这里贴一个膏药,这个宣传不一定正确的。我去台湾以后发觉其实他们跟我们完全一样的,大家都是兄弟,以前鲁迅的诗里面有说“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我去台湾认识了很多很好的朋友。所以我后来再回来内地的时候,也发觉内地的进步也很快了,我也认识了很多朋友,互相之间有很多的帮助。所以人假如有机会的话,多到不同的地方去参与认识更多的朋友,大家将心比心,变成很深入的朋友,这样的话,我们将来在工作上就会得到很多的帮助。现在我们的工作里面很多是朋友的帮助做成的。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嘉宾介绍

陈新滋,中国科学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浸会大学校长。1994年起任教于香港理工大学,历任应用生物及化学科技学系讲座教授兼系主任、应用科学及纺织学院院长、副校长等职。200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化学部院士。2010年起出任香港浸会大学第四任校长。
  • 繁体
  • 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