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等国家的增长 日本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2014-03-09 17:44:32| 来源:大公网| 我要分享
字体
||
0

对中国等国家的增长 日本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主持人:刚刚都是一些大家通用的问题,接下来我们可能会有一些比较有针对性的问题,其实主要还是关于民间外交,因为现在民间外交确实是在各国的交往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且各位其实就是沟通中国与各国的民间大使,其实现在中国和各位所在的国家的关系其实都是有话题点的。那我就一个一个的问。我们就先问杜教授。因为现在的中日关系确实是最受瞩目也最令人忧虑的这个双边关系,包括安倍去参拜靖国神社,去否认侵华历史啊等等,就是让中日关系现在非常紧张,就是想请教您,为什么日本的包括日本的政党它会有这样的历史观,包括它在外交上为什么要这样去树敌,这是这样的态度?就是想请您谈一下这方面。另外就是您觉得现在华侨华人在中日关系当中,会不会受到中日关系的影响,以及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杜进:这个话要稍微的长一点,但是我尽量的说得短一下。这些当中我也写了一些东西,当然这些东西可能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我说以民间交流来促进官方的交流,以经济来促进政治,这原来一直是我们周边外交,或者外交碰到僵局的时候,一直采取的办法。最近有一个问题,当然了是一个日本上演了一个所谓的“购岛”的闹剧,一下子把中日关系搞到冰点之下。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后来很多日中的一些交流,民间的包括青少年交流、文化交流、地方之间的交流全部都停掉,或者延期。那么中国还有好多抵制日货活动,经济上面制裁日本……这些事情实际上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民间交流是不是还应该搞?政治这方面应该不应该搞?是不是经济方面的交流要受到政治方面的阻碍。或者说把它坚持下去,对改善中日关系有好处。以前我们这个原则是不是还重新来一次,就是再强调一遍。两国人民之间一定要友好下去,不能够互相敌对,不能不交流,因为经济关系是互补的。你一定要坚持下去,然后从这个当中要促进政治关系,比如说改变,那么这个问题原则是不是应该再提一下,那么我是建议这个事情的,我们说做一个专题调查,这个调查就正好像你所说的那样。跟日本民众,日本右派,日本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右,民众为什么支持这些右派?这可能是非常有关系的。我讲得越简单越好。

我想可能是在日本战后一直有那么一股势力,我们叫做极右势力,它们的本质上就是弘扬日本的“自豪感”。我举一个例,如果编了一个新的历史教科书,新的历史教科书里面的历史观,我们绝对不能接受。但是这些人还是教育博士,后来成为我的同事,他们这几个人是一个集团,也就是说历史本来就是和现实对话,现代人有什么要求,可以从历史当中去拿什么东西,历史本来是一个菱面体,多面的,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就是唯一的这么一个东西。根据现代人的要求,从历史上面去吸取一些材料,现在对日本来说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对着孩子们说你的上一代的这些人做了多少丧尽天良事情,怎么做的,这样的话教育出来的孩子,没有任何自豪感,一直想着我怎么恕罪,什么都不敢干,看到任何人都要谢罪,这样的民族还有希望吗?所以他们要编造一个故事,就是日本当初为什么会侵略中国,这是因为我们要团结亚洲这些人跟欧美这些人。然后他们要歪曲这个事实,也就是南京大屠杀这些,尽量把它相对化,慰安妇问题任何国家都有,并不是我们一个国家的,我想这个背后的就是要一种民族自豪感,重新让他发挥他的刚阳之气,否则的话他认为民族没有希望。

我想这就是他们这些人最重要的想法,正好在最近二十多年当中,大家都知道日本经济非常不景气,日本的政治也是每年换一个首相,周围的中国等其他国家起来了以后,力量对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媒体还有这些势力可能比较容易上,上来了以后要表示一个姿态,表示一个姿态以后,民族说行了,我就到你这个地方看看你能够干出来什么东西,我想所以现在日本国内对安倍的支持,并不是说完全支持他的右派的这些观点,也不是支持军国主义,但是这里面有一些对周围国家增长给日本施加的压力,有一些说不出来的心里的郁闷感,这点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但是你说他歪曲了历史以后,实际上他对日本本身这个社会当中,也有很多人是一个伤害,在战争当中牺牲的这些人,你说他是怎么回事,有良心的很多人觉得不是这么回事,还要照顾周围国家的民族感情,你最后还是要好好的,而且日本走和平道路肯定是日本最终的方向,所以他们对他也有反感。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你把他凝聚了一下,靖国神社去还是不去,还是被他们压着走,他们就变成了这样一种队伍以后,觉得这个比较复杂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对日本军国主义是采取一种大集团一字一句盯着他去,你这个是说错了,你这个完全是胡说,还是我觉得我们李克强总理的这个话很好,你定位一下,二战胜利的成果和二战以后的秩序他想推翻,想歪曲。定了这个位以后,实际上是其他的人什么都不做,我想这个在国际上也能够得到很多人的认可,不光是韩国、朝鲜半岛还是其他的国家,现在连美国、欧洲大家也知道,这个东西是通的,这个里面可能是一个比较危险的成分在里边,比较极端的这种民族主义。

我想在我们这一代,最终还是要看日本人民肯定是会改变他的这种想法,所以在这个方面,我想日本整体右倾化会到什么程度,为什么民族会支持这样一些东西,安倍晋三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我们应该做一个很好的调查。我们这些人本来比较特殊,我简单介绍一下,我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去的,三十多年了,我们这些在日本的大学里面教书的或者在研究机构,就是智库里面工作的,还有的一些在资深媒体当中工作的这些人,我们十几年是搞了一个日本华人教授会,我们这批人可能大致有一千来人左右,我们这个会也是一百来人,我们为了就是改善中国人的形象,同时向日本社会解释一些中国的正面的东西,因为日本现在媒体报道很多都是太负面,就是非常肤浅的一些。

同时我们也和日本的主流社会,特别是和他们一些政党,和一些政府阶段,我们也有很多接触,定期的我们有一些交流,比如说福田首相访问中国之前,他要把我们请过去,说是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安倍请我去到他们的政策团体去做讲演。同时我们也和日本的民主党,和他的一些官厅,外务省什么,我们有一些定期的交流活动,两国之间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尽量地传达一些信息,同时可能在主流媒体当中,我们有时候也会出来讲一下,中国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中国社会发展是怎么回事,发一些声音。

所以我想当然了特别是我们比较特殊,我们是直接的教日本的年轻人,年轻的教育这一代,向这些年轻人灌输,一定要友好,今后的发展趋势怎么样,一定要真真实实地了解中国,不能听这些东西,我想我们是应该可以发挥很大能量的。而且我们大家都有一种责任感,就是我们在特别关头一定要努力。

我希望政协或许能够搞一个专题,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做一个这方面的调查,比较仔细的。不能就一句,日本整个东西右倾化了,我想不是这样的,还有很多说日本人不打不行,可能不是这么回事。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 繁体
  • 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