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在缅甸寻找奥威尔

2013-04-11 13:36:45  来源:网络

\


  文/刘淼

  要找一部关于不发达国家的旅行文学作品非常困难,比如朝鲜,我看过一本Barbara Demick的Nothing To Envy(《无可羡慕》),但这本书称不上旅行文学作品,作者压根没去过朝鲜,身为美国人她无法入境,只是通过采访逃到韩国的朝鲜人写成了那本书。

  艾玛·拉尔金(Emma Larkin)的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在缅甸寻找奥威尔)是一部优秀的旅行文学作品,作家奥威尔曾经在时为英国殖民地的缅甸任职帝国警察,后来辞职,写了《缅甸岁月》、《动物庄园》、《1984》等小说和大量随笔,他的写作风格简洁有力,至今仍在被写作者们学习。

  一位女记者追寻奥威尔在缅甸的踪迹,于2005年写成了这本书。书中的所有人物都采用化名,即使是艾玛·拉尔金也是笔名。这是为了保护书中的受访者们。缅甸社会处于军政府控制下四十余年,记者无法入境,国民不能与外国人接触,特务和情报员遍布四处,因言获罪对于缅甸人来说极为普通,在缅甸大街上随便拉住一个人,要么他坐过监狱,要么他的亲友曾受牢狱之灾。

  1988年8月8日8点8分,缅甸爆发了一场争取民主的大规模群众运动,这一事件的导火索是该国一年前进行的币制改革。独裁者奈温觉得9非常吉利,于是决定废除旧币,改为发行面值为45元和90元的新币,因为它们都能被9整除。许多人的积蓄顷刻间化为乌有,最终引发了一年后的“8888民主运动”。

  这时,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素季正好从牛津大学回到家中照顾体弱的母亲,她也参与了这次运动,并对民众作演讲。不过等待民主运动的是军政府的镇压,至少3000人被杀,昂山素季从此过上监禁和软禁的生活

  军政府竭尽全力消除人们的记忆,先是将执政机构的名字改为“缅甸联邦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后来把国名由Burma改成了Myanmar,相应地,国内的城市名也大都随之改变。昂山一夜之间由国父变成敏感人物。

  军政府派秘密警察控制整个社会,人们彼此之间完全无法信任,因为无法确定谁会成为告密者。在专制制度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脆弱无比。

  奥威尔的作品只有《缅甸岁月》在缅甸没有被禁,缅甸军政府当它是反殖民的作品,就像所有的专制政权一样,缅甸政府同样热爱民族主义。但奥威尔在缅甸仍有少数读者,当艾玛·拉尔金缓慢拼出奥威尔的名字时,一个读过他作品的缅甸人说:“知道,那个先知!”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