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薇薇:致初恋的一封信

2013-01-05 14:20  来源:大公网副刊

  

  文/张薇薇 

  亲爱的初恋:

  不知道你现在在哪座城市,过着怎么样的生活。今天,距离我们分手已经有15年之久了,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是什么模样,我甚至也记不清十五年前你的样子,只是有一张模糊的,但又被我反复雕琢过的脸出现在我的记忆当中。

  亲爱的初恋,直到今天,我这么平静地坐在家里,遥想我们当年的往事,我才真正深刻地意识到,你不是具体的某某某,你是我的初恋,代表着我繁华的青春,代表着那个时候的我自己。

  我那么的爱过你。我那时那么年轻,那么相信爱情。我以为你会是我的全世界,会是我的一生一世,我甚至从来没设想过分离。我记得我很爱叫你老公,因为我笃定你会是我一辈子的男人,我不能想象、也不能容忍自己还会爱上别的什么人。

  那个时候的我们,是那么血气方刚,那么不可一世,我们不怕任何阻碍,也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感情会不会得到祝福。我那时候只想,无论遇到什么坎坷我都要跟着你,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跟着你。我每天都想见你,一刻都不想分离,我不能容忍你和除我以外的任何异性多说两句话,我要你每天都说爱我,我要你望向我的每一眼都带着激越和深情。

  那个时候的我们,对爱从不吝惜,“一生一世”,“唯有你”,“永不变”,我们常用这些最激烈的词汇表露自己的真心,用最猛烈甚至出格的方式表达爱意。我甚至希望出现某种逆境,好叫我为你死,或为你牺牲,以证明我爱得多么浓烈。那个时候的我啊,以为这就是爱情,以为这才是爱情。我坚定地相信,我永远只会爱你一个人,爱情也只有这样一种极端的表现形式。

  可后来,我们还是分手了,没有多好的理由,和大多数人一样,因为在时光的流逝中激情逐渐退却,因为对方的缺点日益变成一种对自己的诅咒,因为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好的选择。总之,我们在一片伤心欲绝中分道扬镳。

  和你分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我不会再爱了。我始终无法释怀,也不愿意相信。我无法释怀如果连曾经那么相爱的我们都最终走到分手,世间到底还有什么感情值得信任?我无法释怀你说的永远、你说的唯一怎么可以说变就变?我无法释怀我们共同构筑的梦想怎么可以这么不堪一击?我怎么也弄不明白,明明那么相爱的人,怎么说不爱就不爱了呢?我渐渐相信,人的一生只会爱一个人,而在我的生命里,那个人就是你,现在你走了,我命中的爱情已经用尽。所以,我恨你。

  可是后来我却发现,时间可以治愈一切。我渐渐不再哭泣,不再梦见你,不再觉得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你的影子。我不再每天想你,不再每周想你,直到后来,我偶尔才会想起你。我又恋爱了,分手了,再恋爱,再分手,逐渐的,你已经离我那么遥远。

关键字: 初恋 青春 分手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