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阴阳金麒麟新证:湘云嫁贾蔷非宝玉

2013-01-09 09:1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   史湘云结局:“爱哥哥”非所爱 “蔷哥哥”才是判词安排

  《红楼梦》中的阴阳金麒麟真正预示是史湘云嫁给宁府的正派玄孙贾蔷?

  对此,文化学者汪宏华经研究后表示,“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的贾蔷即是湘云判词中的“才貌仙郎”,与此前人们猜测的贾宝玉或卫若兰无关。主要依据是,第三十一回宝玉将麒麟遗失在蔷薇架下,而该蔷薇架正是第三十回小旦龄官刚刚划过“蔷”字的地方。宝玉意在借蔷薇这一象征物移花接木,置换贾母筹划的“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的男主角。在宝玉看来贾蔷比自己更适合于湘云。此举与第二十八回他将蒋玉菡的汗巾子转赠给袭人异曲同工。

  原文如下:

  前些年,笔者先后对《红楼梦》主要人物英莲、黛玉、宝钗、探春等人的结局做了新的推断。有朋友来信询问,为什么要回避史湘云呢?我说,我是按照从整体到局部、从浅层到深层逐步解析的,碰到谁就说谁。史湘云太重要了,我只敢慎待,不敢回避,现在终于掌握铁证,可以谈谈她了。我认为湘云从来没有嫁过宝玉、卫若兰或其他人,她一生唯一的婚姻是嫁给了贾蔷。这段婚姻虽然短暂,但很幸福,“霁月光风耀玉堂”。之后她长期漂泊他乡,如闲云野鹤、逸士高人。应“寒塘渡鹤影”。

  一、宝玉故意遗失金麒麟,转移湘云注意力

  大家一定都记得,第三十回宝玉曾无意间看到小旦龄官在蔷薇架下哽噎着划“蔷”字,一遍又一遍。但只怕很少有人留意第三十一回宝玉也将自己的金麒麟失落在这里。小说写道:湘云和翠缕“一面说,一面走,刚到蔷薇架下,湘云说:‘你瞧那是谁掉的首饰,金晃晃的在那里。’翠缕听了,忙赶上拾在手里攥着,笑道:‘可分出阴阳来了’……湘云举目一验,却是文彩辉煌的一个金麒麟,比自己佩的又大又有文彩。湘云伸手擎在掌上,只是默默不语,正自出神,忽见宝玉从那边来了……”为什么小说要连续两回提到蔷薇架呢?不是巧合!第一次是龄官见蔷薇架睹物思人,故而在地上画蔷字;第二次是受龄官启发,借蔷薇这一象征物移花接木,将麒麟姻缘中的男主角置换出去,向湘云暗示是贾蔷,而不是宝玉。

  主流观点认为,金麒麟是伏宝玉与湘云有缘,甚至是“白首双星”。实际上,麒麟和前面的木石、金玉一样,都是家长们玩弄的把戏,并不代表任何神意。宝玉起初是凭直觉怀疑它们,厌恶它们,称之为“劳什子”,后来是亲眼窥破了麒麟案的全部炮制过程。当贾母认定木石和金玉姻缘都不合适之后,便在第二十九回湘云进贾府之前兴师动众知会张道士,演出了一场“提亲”的双簧。张道士说:“前儿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生的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的过,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贾母道:“……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儿配的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难得好的。”之后第三十回,这个怀揣金麒麟的十五岁的女孩儿便像一只蝴蝶翩然而至了。如此赤裸裸的表演,宝玉当然能看懂,但他没有贸然提出质疑或揭批,而是将计就计,向湘云续演了一出“大意失麒麟”。此情此景果然让湘云的思想发生了微妙的改变,“默默不语,正自出神。”这个笃信阴阳的女子意识到此事一定与自己的婚姻有关,只是暂时还不知道具体预意。但我们可以设想,将来某一天湘云对宝玉失望,而又认识贾蔷之后会如何?必定会回忆起蔷薇架下的这一幕,认为爱哥哥不可爱,蔷哥哥才是上天的安排。

关键字: 红楼梦 阴阳 金麒麟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