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茜:只剩一座桥

2013-03-21 10:26:51  来源:中信出版社
《只剩一个角落的繁华》—— 第二章:只剩一座桥

    文/陈文茜
 

  第一节

  “我要这个世界,并且要它原来的样子。再一次地要它,永远地要它。”

  9月中旬,美国刚度过不可思议的酷暑。是70年来未曾见过的飓风吹醒了2008年沉压的愤怒?还是百年东岸未曾发生的地震,震醒了命运一直往下沉的青年学子?一群以青年、失业者及中产阶级为主的抗议者,在美国开始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初期百人,接着周末千人,三周之后,他们躺在被无数诗人曾经歌咏的布鲁克林桥上,西河(West River)于桥底下静静流过。两百年前,同样的西河迎接一波又一波的冒险移民;一百多年前西河在风中上下飘摇,目睹华尔街大楼一一兴起,一个伟大帝国骄傲地诞生。打开记忆的盒子,这条西河上的布鲁克林桥,行经拥有无数财宝的华尔街巨富;布鲁克林桥从来未曾打算迎接这么一批怪客,失业、绝望、忧郁。他们是时代的迷羊,一群不可思议的金融泡沫下生命突然化作尘土的“假活人”;他们虽仍活着,但人生已没有了出路。

  10月,纽约的风已有点刺骨。这一年北半球的秋,来得特别突兀,特别冷;空气中的瞬变,有若迅速冻结的经济。2008年疯狂的变乱,人们已认识到那不是一时的灾难,要度过没个七年、十年……大衰退不会结束。1929年上一回大萧条花了美国整整12年才度过,最终还“劳烦”极端法西斯主义在全球打了一场二次大战,死了近亿人,尸首遍布美国本土以外的全球每一块土地,帮助美国骤然接到了惊人的“战争订单”;于是原本是全球金融叛徒的华尔街,从此复苏;并于战后再度成了慧星,捧着美元,挽救世界。

  布鲁克林桥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见证一段又一段的华尔街历史。1929年大萧条的时代,桥的北端,10月11日起华尔街指数从352点跌至230点,一路跌至1932年7月,只剩41点,跌掉了90%的市值,前后也因此21 000人跳楼寻死。北端原本因着华尔街兴盛的商店,1929年时街道一片死寂,空气中时时泛着死尸的味道。布鲁克林桥于1883年5月24日完成,完成这座曾是世界上最长最美最伟大的吊桥,花了14年时间,也死了27人的性命。站在桥上,夕阳西下,可望向曼哈顿的天际线;近晚时分,海风吹进港口,把薄薄的雾牵开;一颗颗的星星渐渐在桥端顶上天空醒来,漠视桥上发生的一切。

  80年后,一场类似的大衰退,将布鲁克林桥从见证者变成摇篮;那些被金融海啸抛弃的学子们,通过脸谱网站(Facebook)串联。西河水面的河风,摇着布鲁克林桥,像母亲的手,轻抚着这群无辜受伤的青年。还有工作的卡车司机或上班回家的纽约人,行经时会按个喇叭,告诉桥上的青年,“你们并不孤单”。不时起落的汽车喇叭声,响遍了桥的两旁,鼓励年轻人,这一回坚持到底,把命运说得分明。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