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茜:天刚黑

2013-03-28 10:59:09  来源:中信出版社

《只剩一个角落的繁华》——第七章:天刚黑

  文/陈文茜

  第一节

  天刚黑,希腊宪法广场前抗争的人群,尚未散去。这里太阳下得晚,八点夕阳仍挂半空中。橘红的火球,有若一面古老的铜镜,照着宪法广场前黑压压的抗争群众;人群中有老人,有青年,也有妇女。希腊债务危机被美国华尔街取名猪群四国“PIGS”之首。G,西洋古文明最早出现的字母之一,如今代表希腊,代表破产,也代表全球二次衰退可能的祸源。

  众声喧哗,无论全球的交易市场或雅典宪法广场,皆紧盯着这个古老国度未来的每一个步骤。IMF与欧盟此次同意再出手救希腊,提出严苛的先决条件——希腊必须通过至少280亿欧元紧缩方案与加税;另外卖出500亿欧元国营资产。280亿欧元是什么意思?希腊政府公务机关至少得裁员10%,民众退休养老金全数冻结;仍有工作者加税至接近30%,各家庭将进入半死不活状态。希腊悲剧故事走至今日,终于以无需舞台剧或神话的形式现实登场。

  2004年希腊以做假账的方式加入了欧元区,2008年新政府政党轮替上台后,此事才被掀上台面。2008那一年,我们学会了很多事;国家会破产(如冰岛),美国会卖有毒金融产品(如连动式债券),政府会做假账(如希腊)。

  掀开希腊的真实账面,举债,隐藏;GDP,灌水;赤字,挪移。希腊的民主,成了赤裸裸的谎言。爱琴海边充满古老史事的国度,所有源远流长的文明,皆已化为废墟遗址。守护神阿西娜,太阳神庙阿波罗,一个残破地望着海,一个孤寂地环着山。公元前5世纪希腊三大剧作家之一诗人埃斯库罗斯(Aeschylus)记述波斯入侵希腊的战役:“奋起吧,希腊子弟们,你们的妻小,你们的庙宇、祖坟,所有一切都要落入敌人之手了。”振奋军心的呼喊,那一役,希腊人在阿波罗神庙请求神谕,把波斯王薛西斯率领的军队战舰骗入狭窄海峡;胜仗之后,环绕萨拉米斯的海峡,四处流散着战争遗物、毁弃的船只,与波斯士兵的尸体。

  希腊人还能再祈求神谕,打一场不可能战胜的战争吗? 2 600年前降下神谕的阿波罗神庙早已消失16个世纪!公元6世纪时,东正教代表的政治势力入侵希腊,祭拜太阳神的神庙,被当成异教寺庙,狠狠砸毁。希腊人的神谕,自此消失;阿波罗神殿如今只留不到50公分石柱群遗址;它目前唯一的功能,即是坐落特尔斐(Delphi)环山中,供游客停留凭吊。同时1999年7月9日,游客之一的我为了耍宝,抗议当年东正教禁止女性进入,刻意站上了其中一只石柱,玩耍手中的依云矿泉水瓶,并扭扭屁股,结果一跃跳下时,居然摔断了腿,脚盘裂成两段。

  希腊人已失去了神谕1 600年;他们今日的处境反而比较接近亚历山大大帝33岁断气后的下场。亚历山大征服半个世界,但他死后帝国立即崩溃,一生迷恋的母亲,七年后被谋杀;众子有的不知所终,王位继承人终生监禁希腊北方洞穴内。从10岁至26岁,16年人生于黑暗中,王子了结度过年轻又悲惨的余生。

关键字: 天黑 抗争 瘫痪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