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倾城:月亮不见了

2013-04-11 11:21:12  来源:大公网

\


  文/叶倾城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是白净草原上的风,带来风、尘及野外的诱惑,她甘愿飞马前去。他触到她白衣黑裙的庄重下,隐了一颗不羁的心。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

  周六叫她加班,电话打到她家,半晌,她才接过话筒。“喂?”声音里,满是粘稠睡意。一个字腻中带涩,袅袅娜娜,青蛇般钻入他耳孔。他迟疑一下,“是我。”

  只听她一声大叫,电话呛啷掉了。何谓近情情怯,他如何能不懂。

  一晚跟客户吃饭,宾主尽欢后,他们最后离开。无意一瞥,见她穿一件净白衬衫,只袖口有一团银灰荆棘无花,越发衬得她脸容微薰,桃花也似,无端端动人魂魄。

  借了三分酒意,他随口道,“为什么总穿得这么素?”

  她直直看他,是决定不再逃亡的小兽,看向猎人黑洞洞的枪口。“为了与你相配。”———他从来只穿黑白灰三色。汗将她的发粘在额上,如浓墨点碎的梅,一种天真的妖娆。反而是他心虚,掉开眼眸。

  他大她一轮,自是不敢造次。却还是渐渐,起了传言。

  不知是否与传言有关,他太太忽然上写字楼来,温婉抱歉地笑,“带了你喜欢的菠菜牛肉饼,新烤的。”

  盒盖一开,香气四溢,办公室哇哇一片叫声。他慷慨地召来年轻人同享,人人吃得十指流油,却蓦地看见她,困坐在电脑前,背如一堵执拗的墙。有人招呼她,她不理。再招呼,她道,“减肥。”声音古怪,仿佛喉里哽了一道呜咽。

  他突然恼火起来,却无能为力。一向他视若珍宝的家庭日子,原来也像一块咬不烂的牛筋在他牙缝间,剔不掉。他不说什么,下月她却收到调令,外派她去广州,职位升了一级。同事纷纷向她道贺,人声如雷,她一言不发,只向他投来质疑目光:是你?眼神薄如蝶翅。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