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周 :像江户时代那样及时行乐

2013-01-14 13:40  来源:东方早报

  

  文/李开周 

  热天上火,易流鼻血,想止住不流,很简单,把脸扬起来,把手举起来,左鼻孔流血举左手,右鼻孔流血举右手,两个鼻孔一起流,就举双手作投降状。这是生活常识,妇孺皆知。

  江户时代的日本人不懂得这个常识,他们另有“妙法”:左鼻孔流血,扯左边的睾丸;右鼻孔流血,扯右边的睾丸;两个鼻孔都流血,同时扯两枚睾丸。假如流鼻血的是女生,没有睾丸可以扯,就拽自己的乳房。这样做究竟能不能止住鼻血,我没试过,不敢妄言,反正江户时代的日本人深信不疑。

  江户时代是日本最后一个幕府时代,从公元1603年德川家康建立幕府开始,到1867年德川庆喜还政天皇结束,时间跨越两个半世纪,相当于咱们的明朝晚期和清朝前期。江户就是现在的东京,那时候是德川幕府所在地。

  跟现在的日本相比,江户时代自然是非常落后的。

  日本女作家兼漫画家杉浦日向子女士是公认的江户专家,人称“从江户来的人”,她在《一日江户人》一书中介绍了很多“偏方”,除了刚才说的通过跟睾丸或者乳房过不去的方式治疗流鼻血以外,江户人还用类似的方式对付腿抽筋:念三遍“木瓜”,双手摩擦抽筋的那条腿,然后吭吭吭地拽小鸡鸡(女生抽筋则拽乳房)。如果碰上牙疼,就找张白纸,叠成方块,用锤子敲扁,在纸上写三个“虫”字,塞进柱子的裂缝,牙就不疼了。碰上晕车晕船,不用吃药,站起来,在座位上写一个“赋”字,最后那个点画记得要缺笔,把没点的那个点画点在额头上。还有怎样治腿麻:从榻榻米的缝隙里刮出一点尘垢,用唾沫和匀,搓成一个小球,啪的一声按在脸上……(《一日江户人》,第91-92页)

  在那个时代当医生,并不需要多少专业知识,更不用考资格证和申请执照,随便什么人,只要掌握几个近似巫术的“偏方”,就能当上医生。有民谚道:“讨厌梳头发,就去当医生吧!”江户时代发型奇特,除了医生与和尚,成年男子都得剃光前额的头发,在后脑上梳起一个发髻来(如果把发髻放下去,打成辫子,那就跟满洲人的发型很相像了),一个男人懒得天天梳发髻,又不甘心去当和尚,那就只有做医生了。小商贩做生意赔了想改行,出路也只有两条:当和尚,或者当医生。由此可以想见,江户时代的医生队伍肯定很庞大,其中绝大多数肯定都是蒙古大夫。医学不被重视,巫术自然横行,扯睾丸止鼻血也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江户时代还有足以让我等现代人羡慕的一面:在江户城中居住的平民,尤其是那些在江户出生的平民(杉浦日向子称他们为“江户子”),小日子过得非常悠闲,非常潇洒。

  现代小白领工作起来争分夺秒,撒泡尿都要掐表,天热得再厉害,也要赶到公司上班,到了周末甚至还要加班。江户人没这么傻,他们一到热天就不再工作,天天在家睡大觉,睡腻了就去泡澡,泡完澡就去河边吹吹凉风,或者跟邻居下两盘棋,完了一块儿去酒馆一醉方休(《一日江户人》,第63页)。

  即使天气不热,江户人也不会一年忙到头不舍得休息,他们的习惯是忙半月歇半月,不管做什么工作,一算挣的钱足够半个月的嚼裹了,就炒老板鱿鱼,揣着钱出门旅游去,到京都逛逛,到大阪逛逛,把钱花得差不多了,再回来找工作,等挣了一点钱,再炒老板鱿鱼,再出去旅游……

  那时候的工作似乎也很好找,杉浦日向子给我们列了一个零工清单:去千叶的酱油作坊出力、在长野烧炭、给人抬轿子、帮人舂米、当搬家工人、去工地上和泥,甚至还有这样的工种——给宠物猫捉虱子。大多数工作都是临时的、短期的,干一天活儿算一天钱,刚好迎合江户人的需要。

关键字: 江户 时代 及时行乐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