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永远的迷宫

2013-01-16 15:57  来源:大公网副刊

  

  文/老九

  李贵认为,这样的天空是有史以来最最混浊的。

  这是午夜。

  李贵蹬上了复兴煤矿北面一里远的矸石山山顶。

  头上有无数块黑云,像兴奋的乱飞的乌鸦。

  天空先是一个豹牙床,不久,演变成绿色苍蝇的翅膀,渐渐地,又幻化为一块巨大的黛青的石片,后来干脆兑换成了一个金黄的棺材……在李贵不同凡响的目光里。

  李贵对着天空,定睛良久,像在寻找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寻找,他的头像坟墓的白帆一样茫然地摆动了一阵,随之是一声深长的叹息,接着又“刷”地把粗壮的双臂伸向了天空。幽黑的暗影里,有一双狼爪在*地扭动,挥洒着力度和剽悍。宇宙像一条大冰河,众星宿漠然地凝眸土地,对李贵急切地召唤毫无反应。李贵顿时觉得,有一个粗糙的碌碡在心里碾过,他仿佛听到了心房之中轧轧的碎裂之声。

  一只蝙蝠嘎嘎叫着,落在了他的头上,他感到它柔软的毛茸茸的细爪的温情、关爱。一阵尖锐的风掠过,像宏大的交响曲。李贵不由得张开嘴,合着风声唱了起来,却又几乎听不到自己的一点声音。一时间,李贵觉得自己生活在梦幻之中,他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神。

  啊!那团寻觅了许久的紫气终于升起来了,它像一个轮廓模糊而高大的柱子,缓缓地指向空中,黑黑的天幕上刹时映出一块浅红。李贵激动得惊天动地似的大吼一阵,扑嗵一声跪在山顶,他朦胧的面孔,在浓重的夜色中,显得宁静而神圣。他用一种执拗的、不容置疑的姿势,轻轻地把双手合十在胸前,睁大一双亮亮的眸子,瞩望着紫气讷讷低语。他认为,自己是在与伟大的造化对话,在静静的时序里,他似乎感到那团紫气,已悄悄地穿过他的灵魂,他看到时间之魂正一步步走向衰老。

  这时,李贵倏然记起,他经常给别人讲的那个无名果的故事:在一座遥远的山上,有一棵无名树上生长着一种无名果,人吃了可以长生不老。但吃的人必须永远在山上守着无名树,否则就注定失败。因为凡是吃了无名果的人,都想离开无名树。所以还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长生过。念及于此,李贵笑了,笑得很狰狞,这种狰狞的笑,在他脸上飘浮很久才隐没。

  李贵慢慢地从矸石山山顶溜了下来,他不停地用手背抹着脑门上的汗、心中有几分得意,几分颠狂。风飒飒地响,夜鸟扑扑地飞,鬼火莹莹地闪。李贵猛地站住,窥视四周,只见一条狐狸正在他身边欢快地歌唱。李贵遂猫下腰,把自己的脸朝狐狸的头贴上去,久久地与狐狸摩娑着,之后,狐狸对他点了三下头,渐渐远去。李贵当即兴奋地直搓手,他认为,这是他多年来苦学《奇门遁甲》的结果,他已对动物有了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本领,他修炼得已到了一定火候。李贵一边拨弄着头发,一边健步地走,他知道鬼和仙已和自己成了一家,他心头漾满胜利的喜悦。

  李贵,是复兴煤矿一个井下工人。

  李贵在复兴煤矿的怪是出了名的。

  李贵的一切,都让人觉得神秘非常、玄妙非常,他每天午夜都去矿上的矸石山顶看气,风霜雨雪雷打不动。李贵说:从“气”上能看出中国何时出真龙天子,能看出朝代兴衰更替。

  李贵最喜欢玩的游戏,是在一堆沙子上挖迷宫。他的迷宫一律是左转弯,结果起点也就是终点,终点即起点,不管迷宫的路有多漫长,最后都还圆成一个圆圈。李贵说: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圆圈,圆圈也就是迷宫,人不可能走出迷宫。李贵搭迷宫可以班不上、饭不吃、觉不睡,连续两天两夜鏖战,直到饿昏瘫倒在迷宫边。

关键字: 永远 迷宫 李贵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