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雪梅:说不出的思念

2013-03-14 14:30:34  来源:呼伦贝尔日报

\

  
    文/于雪梅 

  我问我的儿子,如果,狗能说话,会是怎么个情况?

  儿子一边目不转睛地玩儿游戏,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你会立刻倒地,醒得来醒不来难说。

  妹妹回四川了,临行前,把她的宝贝女儿妞妞和宝贝宠物狗欢欢托付给我,说:“无论如何不能有任何差池,我争取早点回来,最多不过20天。我回来时,希望欢欢跟妞妞都跟我在家时一样。”

  注意哦,她说欢欢跟妞妞,不是说妞妞跟欢欢。可见,她对妞妞是放心的,对欢欢是不放心的。

  我很真诚地点头,说保证完成任务。

  欢欢是博美血统,她真的很漂亮,还特别懂事。第一天中午下班回来,欢欢郁郁恹恹,对我爱理不理的。接着,我儿子帅帅下班回来,欢欢稍显热情,近前闻了闻帅帅的裤脚,走到一边去了。

  午餐时,我叫欢欢过来吃饭,它不理。面向房门,静静地趴在地板上,仰起头,双眼紧紧盯着房门。

  午睡起来,发现欢欢还是原地没动,保持最初的姿势。忽然眼睛有些湿润,我知道,欢欢在等它的主人。

  晚上妞妞放学回来,给她妈妈打电话。那时候,妹妹正在哈尔滨太平机场候机。电话打过去,妞妞说,欢欢想你了。妹妹说,按免提。妹妹在电话那端叫着欢欢,谁知,欢欢当即扑了过去,从妞妞手中抢下了手机,叼在口中,在客厅里窜来窜去,焦急万分。见此情景,我跟帅帅妞妞都特别难受,任凭它叼着手机,谁也没去抢,直到挂线。

  第二天,欢欢越发不安了。于是,帅帅开车将欢欢送回老屋,那里还有一条叫宝宝的狼狗,一条叫黑妮儿的俄罗斯狗,还有两条小笨狗,分别叫三儿和四儿。车刚刚拐进巷口,欢欢就兴奋地扑向车窗,低声哀鸣。离家还有四五百米远,欢欢就跳起来了。这时候,三儿和四儿并肩飞奔而来,颈上的毛被风吹向一边,飒爽英姿。帅帅不得不打开车门,让欢欢先下车。于是,那胜利会师的场景再一次感动了我们。晚上,担心欢欢在老屋受凉,还是接回了楼上。

  第三天,是周六。帅帅要去驾校练车,欢欢见帅帅要出门,一再谄媚。帅对我说,妈妈,欢欢在叫我呢,你看出来了么?我说没。帅帅说,你看,它先是到我的卧室,在我面前一连转了十来圈,然后走到房门口回望我。看我没啥动静,又回到卧室在我面前转圈,然后再到门口等我。那一刻,我心里忽然特别难受。

  帅帅有正事儿要办呢,不能带狗狗的。妞妞去会小朋友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看电视。欢欢蹭过来,两只前爪搭在沙发上,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学着妹妹的样子拍了拍沙发,欢欢立刻蹦了上来。我说摸肚肚,它就仰面朝天地躺着,等着我抚摸它。我说,下去,它就溜溜地走到一边去了。

  许是太寂寞了,它开始撞门,用身体使劲儿撞。我吼了几声,它才老实了。也许,它自己也知道这不是自己家吧。

  第一次感受度日如年的滋味。

关键字: 思念 寂寞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