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文学荟萃 > 小说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锦瑟:大城小事

  文/锦瑟

  ——我们的软弱,自卑,以及伤感,在这样一个冰冷而绝望的世界里面,沉淀成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的故事,除此之外,我们一无所有。

  第一次遇见他们,是在一个夏天的午后,阳光纠缠在郁郁葱葱的阴影里面,他们挽着手从街路的那边走来,依稀记得,他们的快乐慢慢的在周围洋溢,渲染出幸福的幻觉。温暖的空气里面,除了悠然自得的情绪,不再有任何感情色彩,清澈见底。

  我们同样生存在这样的一个诺大的石头森林之中,本不应该厌倦或者喜欢任何的东西,我们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去习惯,去不断的习惯。其实这个世界很小,除了朝九晚五,便是睡眠和工作。我们就在一个接一个不断的轮回中,慢慢走向死亡的终点。我们的快乐和忧伤,终于被无尽的时间所吞噬,最后变成记忆的尘埃,散落在我们的生命之中。有限的时间里面,我们释然的一刻,即是我们的终点,甚至不给我们任何思考和品味的机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她坐在我面前柔软的沙发里面,冰冷的手指紧紧缠绕着洁白的咖啡杯,试图让咖啡的温度来温暖自己,然而这样的一个季节,咖啡店的冷气是开着的,而厚厚的陶瓷则将最后的一点温暖从她的手指间剥离,消失在周围慵懒而疲倦的空气里面,漾出一圈不安的涟漪之后终于毫无踪影。

  “我们的爱情居然结束了。”

  她的声音有些慌乱却丝毫不乏条理。我看得出来,她正在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诉说这件事情的开始,发展,高潮和结束。如同一场电影或者话剧,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仅此而已。

  “我知道,事情有开始就一定会结束,只是我没想过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

  她的睫毛下面,眼睛里面变的晶莹起来,睫毛在微微的颤抖。

  其实这件事,我似乎有着一些预见,原因是我某一次依靠在玻璃窗上面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他在和另外一个女子漫步在深邃的树荫深处,我想那便是原因。

  这次谈话终究是支离破碎,她不得不时时停顿下来,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努力来把这个故事讲完整。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大多不随人愿,这次依然不例外。我不想去凭借自己的猜测和臆断去把这些看上去七零八落的情节和片段缀在一起,那样,大多时候是在反衬自我的内心世界,而非事件本来的面目。

  那天傍晚,我看见她失魂落魄的坐在阳台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和妖娆的夜晚交相辉映。

  三个月后,她似乎摆脱了整件事的阴影,终于完整的向我诉说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一段七年的感情,以这样的方式戛然而止,遗憾,意外,惊诧,难过,或许真的无法抵挡。她带来一个诺大的纸箱,里面盛满了相片,和各种各样的小东西。

  她说:“这些现在对于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放在那里只能徒增伤心,不如寄放在你这里,何时我觉得自己可以面对,就过来拿,假如,假如我看不到那一天的话,麻烦你帮我寄给下面这个地址。”

  说完,她转身离开,店里恢复平静,我把那个箱子放在吧台后面的架子上,藏在酒瓶的中间。

  再次遇见她是3年以后,我开车的时候,看见她穿着粉色的婚纱在人群的簇拥下走进教堂,长摆在台阶上像水一样流动。我想,她大概不会去取那个箱子了,或许,她真的已经遗忘此事。

  所以,在她像小孩子一样来给我送喜糖的时候,我在送她出门的时候,小心的问她,

  “那个箱子,你还需要么?”

  时令已是夏天,炎热不堪,她却突然颤抖了一下,虽然微弱,我却看的分明,他留下的伤痕似乎仍然无法平复。于是我把话题岔开,不再追询此事。

  一年以后,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虽然已经搬离了这个小区,却依然光顾我的PUB,一次我们聊天中,再次提到了他,只是不再是她的他。

  她说:“也许这一生,我注定要羁绊在他的名字之中,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很难忘记。”

  也许真的是这样,我们越努力去遗忘某件事情,却往往适得其反。劳心伤神之后我们才发现,原来遗忘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它丢进平常的包袱里面,掩埋起来。

  若干年以后,我在米兰遇见了曾经的她的他,他依然记得我,寒暄过后,分别的时候我突然问他,你还记得夏樱么?他毫无掩饰的努力去思考这样的一个名字,却似乎并无太深的印象,只是觉得熟悉。

  我在回酒店的路上,想起安妮的一段话,

  得到的,失去了

  失去的,得到了

  我们就是在不断的失去和得到之中,慢慢长大,的确如此。

  窗外,阳光刺眼。

  • 责任编辑:唐一婷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