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文学荟萃 > 散文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黎小燕:“狮子山下精神”今安在

旧人与新人的生活态度的差距总是很大。阿爷爱说:年轻人不守礼,耽于逸乐;孙子则爱说:阿爷追不上潮流,开口闭口都是礼……

\

  图:狮子山下(网上图片)

  旧人与新人的生活态度的差距总是很大。阿爷爱说:年轻人不守礼,耽于逸乐;孙子则爱说:阿爷追不上潮流,开口闭口都是礼……处身复杂多变的香港,代沟之外,尚有很多复杂问题纠结其间,关系到生活模式的取与捨。

  且看以下几个例子。

  一个六十岁上下、退休多年的司机,文化水平不高,英文基础薄弱,却毅然在一间大学唸了一个前卫的文凭课程──环保灭虫。一大堆化学和生物名词已经够烦人,课堂上还不无外籍教师,授课语言中,英语几佔主导。司机把每次授课内容录起来,回家“蚁步学习”,死记硬背。考试结果,全班近百人中,只有十来人过关,司机是其中之一。司机拿了文凭,展开另一种生涯:为大企业、政府部门环保灭虫。

  司机为一家企业灭虫,有一个中六毕业生,也在该企业当杂役。她做了一个多月,竟然没有一天准时上班,自己也隐约感觉到“可能被炒”。有长辈问她:“你有什么理想,有哪方面的兴趣?”她想了半天,漫不经心地说:“煲剧。”她看电视肥皂剧,一看可以看十来个小时,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不上洗手间全都不紧不要。

  司机晃眼走过人生六十多个年头,深感岁月不饶人,是否能贡献社会倒不敢奢谈,自觉抱负虽未至于有多宏伟,但总想抓紧时间多做点事情。自信的笑容,透着活力生机的气息,眼角的皱纹成了“丰富经验”的象徵。

  杂役十来岁,虽然上早班,仍然晚睡,睡眠不足,翌晨两眼无神,整个人了无光采,工作散漫,生活“哲学”是:有一天过一天。

  两种生活模式之截然两样,有时代因素。战后,香港整个社会都在建设,市民努力,就能出头,“狮子山下精神”就从那时萌芽;社会日渐进步后,物质不缺,处身花花世界,精神反而无所依託。

  另一个对比也颇能引发深思。一个机器维修老工人接到老闆指令,把一台机器从货仓里抬出来。老工人不仅把机器安稳地抬了出来,还熟练地把相关电线接驳上了。这样一来,另一个工人便能快速地处理下一个工序,等于缩短了整个生产时间。

  一个年轻机器技工也接到相同指令,他只把机器抬了出来,搁在一旁后离去。

  有人问年轻人:你为何不像老工人那样为他人设想,也接驳电线,让整个生产顺畅一点呢?年轻人道:老闆只叫我抬机器,我按照指示做妥了,机器丝毫无损,我有做错吗?

  旧时社会,很多工人的处事态度可与大学教授相提并论,工作相当于做“研究”,日久,技术炉火纯青。整条生产线环环紧扣,一台机器如何能製造出品质上成的产品,机器本身的保养、产品所用的物料,以至整间公司的管理等,老工人多能娓娓道来。不过,年轻工人自有自己的理由:“老闆叫我这样做我就这样做,我好听话。返工,本来就是如此。”他们见一份工,会先问“月薪多少、有无冷气、有无公司车接送”。按规矩办事,干了好几年,技术仅止于此,难出几个“教授”级人马。

  从前社会中人大多愿意学好技术,不仅在本店赢得尊重,在全港该行业中也享负盛名,全行冠以“阿哥阿姐”雅号。如今,这类“全行雅号”久矣乎难听到。时代毕竟与往昔大不相同,我们不应太怪责上述年轻人,他只抬机器,不接电线,可能曾被工头骂过:“叫你抬机器,没叫你驳电线!”年轻人或者曾试过接电线,但接错了,怕再出错,不敢再试;也可能老闆不想下属“功高盖主”,不想工人“多管闲事”,更有说一些颐指气使的话:“斟杯茶来啦,讲咁多!”社会日益复杂,人性不再单纯,现代人多有“自己顾自己,其他的‘关人鬼事’”心态,人情味随着盛世繁华逐步转淡。

  有一个母与子的例子:儿子买了一隻熟鸡髀回家大吃,也不问问坐在面前的母亲吃不吃。鸡髀吃罢,儿子说:“明日去饮茶。”翌日是星期天,人挤得很,母亲大清早到茶楼“霸位”,喝了几壶茶水,两个小时过去,儿子睡眼惺忪到来,匆匆吃罢点心,说:“我有事,走先!”帐,由母亲结。

  有人说,讲究守法的现今社会,终有一天,孝道也要立法,由法庭审理,证明“疑犯确实不孝”,然后入之以罪。

  另一个孙子与祖母的例子。青少年穿戴入时,却是典型的“外食族”:每天走遍大街小巷的快餐店,吃离去的食客尚在桌上未被收拾的残羹剩饭,为的是储钱买新型号手机 。老祖母每个早晨天未亮外出,拾街上的废纸皮拿去卖,以换取点滴金钱买吃的。

  两人都是“为钱而奔忙”,跟该年轻人讲“尊严”,他嗤之以鼻,觉得拾纸皮换取吃的“更没有尊严”。

  现代教育缺陷固然多,但更关键的是民主选举所衍生的负面效果,正在不断蚕食社会。为了争取选票,协助不求上进只懂卸责的人骂政府,自己既得到选票,当事人有时还能“幸运地”获得“意外赔偿”。早前就有这个事例:已是成年人了,考试作弊的责任竟然推给老师,说是“老师叫我抄的”。有议员还陪同这些不知错的学生开记者会,大骂老师。当人养成习惯后,错的会变成对犹不自知。昔日,当人做错事时,总有一句口头禅曰“畀次机会”,内中涵义是首先承认了错误,只想“从轻发落”而已。

  一个社会,当大家都讲道理时,错的一方往往辞穷,只好掉头走,架不可能打得成。但当大家都不讲道理时,结局便是大打出手。盲目要求一人一票的选举方式,为心怀不轨的政客造就了机会,这种方式大有可能成了社会道德沦亡以至大乱的催化剂,教育工作者和家长应以此为鑑,认清社会到底需要怎样的一种生活方式,才知道如何教好我们的新一代!

  • 责任编辑:文雯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