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文学荟萃 > 散文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梁惠娣:温一壶秋月的酒

  一年四季中,春看花,夏看雨,冬看雪,而秋看月。

  下过一阵初秋的雨,到了夜晚,便觉风是凉了。抬头,一弯消瘦的月挂在半空,?沉几许陈年的心事。一轮或圆或缺的月亮,曾让多少古今文人心神不宁,牵扯多少诗人词客的情丝,留下了多少揽月的篇章。

  唐代白居易一首《琵琶行》描尽多少月色。诗人于一个枫叶红、荻花黄、瑟瑟秋风下的夜晚,浔阳江头,送别友人,“别时茫茫江浸月”,月色渲染?离别,此时偶遇琵琶女,于是,萧瑟秋风中,清寒江水上,“唯见江心秋月白”,“绕船月明江水寒”,月色凄清,一杯浊酒,与凄婉的琵琶曲搅和在一起,诗人禁不住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南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里“无言独上西楼,月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诗人独上西楼,抬头,是一弯如?的冷月,低头,是寂寞的梧桐孤立幽深的院中,清冷落寞的感觉就如月色一样浸淫全身,好不凄凉;苏轼有句:“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方。”语出《行香子》。静夜的空气清新,月光皎洁如银,把酒对月,嘆“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嚮往“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的田园生活,如此清高而富有诗意。古人的秋月情怀总与酒、与愁扯上了关系,或对月抒怀,或把酒作诗,或望月遐想,一腔喜乐愁怨,借助或清亮或朦胧的月色氤氲氾滥,牵扯出几番耐人寻味的秋思,让后人咀嚼。

  清凉如水的秋夜,幽幽的残月下,淡淡的月季花间,烟笼花影婆娑,清风舞影摇曳,我掬一捧月光当酒,思念为火,温一壶秋月酒,于花间自斟独饮,我愿在这淡淡的秋愁里长醉不醒。

  • 责任编辑:文雯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