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副刊 > 文学荟萃 > 散文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快乐中国说:农村青年的快乐

我们呼吸着令人窒息的空气,嗅觉着金钱的铜臭味,脚踩着颤颤巍巍的土地,头顶着如山一般的重负,你的快乐?我的快乐?还有他的快乐能在何方?“快乐中国说”,不能忘记农村青年,他们也要快乐!

  孙晓明

   中国社科院与土豆网联合发布的《中国年轻人快乐心态报告》列举了当下年轻人面临的压力,承受的阻力,高房价、高物价、高教育、医疗费用,以及延伸的孤寂的自我,封闭的心灵,隔膜的亲情,以及隔断的友情,着实令人发颤,引人深思。

  你快乐不代表Ta快乐;你不快乐代表Ta不快乐。80后、90后城市年青一代尚且如此,农村青年概莫能外。

  广袤的田野拴不住农村年轻人的胸怀,美丽的乡镇羁绊不住农村年轻人的心灵,城镇化以及渐行渐近的“城市病”,锋利的城乡剪刀差,剪乱、剪断了农村青年的生命线。远处的山野回荡着农村年青一代的呐喊和呼声,心灵的彼岸在哪里?快乐的源泉在哪里?无限亲情在哪里?

  从上世纪的粮食统购包销一直到联产承包,大办乡镇企业,到本世纪的外出打工,从田间壮劳力演变到现在的农民工,生产力的发展带来了根本性的变革,农村年轻一代身份几多变化,身心几多变化。

  身份的变化带来了心灵的感应,牛耕马驮、摇把子电话到物联网、互联网的兴起,年轻的农民思想和眼界,逐渐走出了田野和山川,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

  满眼的花花世界,垂涎的城市人生活,便捷的高速公路不但没有拉近农村青年与生他养他的土地的距离,反而割断了亲情和快乐线,为生计疲于奔波,为出路苦苦寻求,为老人和孩子挣得养命钱,织出一片绿荫,何谈快乐!

  在家里那一头,粮食年年种,丰收年年有,父母妻子辛勤的劳作抵不过高高的种植成本;一身的病痛走不进城市的医院,数十年的打拼买不到城市的一片立锥之地;丰厚的普教阳光资源照不进农民工的家庭,何谈快乐之有?

  年轻农民的一代如同孤寂的一叶扁舟,如同夏日的河道浮萍,随风漂流在茫茫的城市海洋,我们的住房在哪里?我们的工钱在哪里?我们的孩子在哪里?我们的父母在何方?

  农村年轻一代的苦闷、彷徨、无助、烦恼,如同弥漫的烧荒的浓烟,飘洒在农村的田野上,也串散在每一个农村家庭,我不快乐我的爱人也不快乐,我的孩子何谈快乐之有,我的老人皴黑的脸庞看不出任何的快乐。

  就连生我养我的土地,也缺少了快乐的符号,城乡土地的差异,土地产权的模糊,唤不起增加财产性收入的任何音符。

  原先村头清澈的河流如今已面目全非,不时地泛出刺鼻气味的涟漪,过量化肥的施用,造成土地的板结、剧毒的农药“铸就”蔬菜的药残,昔日的蓝天碧日白云,被厚厚的雾霾覆盖,这就是我们儿时的农村吗?这就是我们儿时赤脚踏遍的土地吗?

  从环境到农村家庭,从身躯到灵魂找不到任何的快乐因素。农村青年承载着老一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叮咛,也传承着几千年的黄土地文化传统,更面临着喧嚣的、迷茫的、嘈杂的城市符号,往往迷失了自我,承受不住如此这般的压力。

  我们呼吸着令人窒息的空气,嗅觉着金钱的铜臭味,脚踩着颤颤巍巍的土地,头顶着如山一般的重负,你的快乐?我的快乐?还有他的快乐能在何方?“快乐中国说”,不能忘记农村青年,他们也要快乐!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