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方正:质疑金钱

2013-01-06 10:12  来源:大公网

  文/严方正

  钱这个东西,喜欢它的人越来越多了,但也从不缺少质疑的人,他们总会想方设法表达不满。日前,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到了北京,坐在用大号字体写着「金钱和公正的正面交锋」的海报前,像上课那样一边发问一边介绍着他的新书《金钱不能买什么》。

   记者问他:你在书里写道,「钱会导致不平等」,但是经济学家争辩说,「钱几乎是这个世界最公正的手段和结果」,因为金钱可以「去宗教化、去等级化、去阶级化、去身份化、去意识形态化」,在钱面前人人平等,只要有钱,你就可以达成你的愿望。你同意他们的观点吗?

   桑德尔回答:完全不同意!让我给你举些例子,看看金钱到底是不是「最公正的手段」。首先我们要搞清楚,如果不用金钱决定资源的分配,我们还有哪些备选项呢?一个是时间,「先到先得」;还有能力,「能者上,庸者下」;第三个是需求,谁最需要就给谁。所以加上金钱,我们一共有四种分配资源的方式。那么,我们现在要决定,谁可以上北京大学?我相信你刚才提到的经济学家们一定会表态,说我们要找一种「不分宗教、不分性别、不分阶级」的分配方式,避免歧视。你看,在这种情况下,金钱的确不考虑很多背景因素,但是如果真要「谁给的钱多谁上北大」,我相信包括那些经济学家在内都不会赞同的,人们会说,能力应当是主导这次资源分配的最主要因素。又或者,在医院,谁可以提前看病?我相信你也会同意,不能因为社会地位或者政治影响力不够高就看不上病。所以,要不我们按时间来,先到先得?但这也有问题,因为有些排在队伍后面的人也许病情危急。你当然也可以拍卖门诊号,谁出价高谁就第一个去看病,但这听上去也不是最合理的办法吧?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希望按需分配,需求又成了最公平的方式。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有两个例子,说明金钱并不总是最公平的分配方式。在我看来,最合理的资源分配方式,应当由资源本身的性质和价值来决定,而哪种方式最合理,会随着不同情况不断变化,没有一种分配方式能决定一切状况。

   记者又问:假设现在你发了高烧,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你高烧不退,却困在拥挤的中国医院里,你会不会去像你书里写的那样,去买黄牛倒卖的高价门诊号?

   桑德尔回答:我必须承认,如果我的儿子生了病,又困在拥挤的医院里,我想我会买的。但如果是我自己的话,我会很努力地抗拒黄牛号,直到我扛不住为止。虽然我会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认同这样的制度,我依然认为一个需要买高价门诊号才能看病的制度是不合理的。在治好了这场病之后,我会希望能够努力改变现有政策,比如要求提供更多的医疗资源,以期今后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人会处于像我这样的绝望之中,必须要为我们本该拥有的资源付出高价。所以,医疗资源是我认为金钱不应当主导分配的一个领域。尽管我受到了极大诱惑,我会为了我的儿子买黄牛号,但这不能让我们忘记这种允许金钱介入的医疗领域本身存在的不公正问题。这就是我诚实的回答。

   记者追问:你看,你写了这么厚的一本书,讨论「钱不该买什么」,可是连你自己都无法避免购买这些东西。你如何期待其他人能够停止购买这些「钱不该买的东西」?如果每个人都不能停止购买「钱不该买的东西」,又怎么会改变现状?

   桑德尔回答:我自己陷于这样的困境之中,想要救我的儿子,却不得不付出高价,我相信这种绝望的经历会让每个人,包括付得起这个钱的人,都开始反思我们所面对的制度是不是合理,应不应该被改变。当然,改变这种制度并不容易,特别是当很多人都能买得起的时候。但我们不能忘记,正是这种制度本身,带给我们这些绝望,也正是这种绝望,驱使着我写下了这本书,期待与大家展开讨论。

   质疑金钱的作用,桑德尔不是第一个人,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希望一切学者都如桑德尔一样诚实,也期待他所倡议的讨论能继续下去。这种讨论一时半会儿是难得出一个「标准答案」的,但参与者、聆听者、思考者都可以从中收获心智所需的营养,这恰是亿万金钱也买不到的。

关键字: 质疑 金钱 公正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