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忆莙:旅行

2013-01-09 11:03  来源:大公网

  文/李忆莙

  旅行,经常让我重拾一些早已经被遗忘了的东西(或说是记忆罢)。许多年前,在江南某个小镇,雨后,我在幽静的小巷走着,经过一处树荫下,忽然听到一首早已不复记忆的歌。其实,那只是一小段旋律而已。但记忆却如潮水般地漫淹过来──那是岁月的脚步,杂乱而短暂。

  那感觉有点如梦似幻。可我至今仍记得那被雨清洗过的天空,很干净,很好看。像一个淡化了的微观世界。

  喜欢旅行,喜欢在不是旅游景点的城乡里穿梭游走,并非要寻找什么,那纯粹是一种感觉。世界很大,但生命却很短。在短暂的人生旅途中,我们能不为自己寻找一种心灵上的美好感觉吗?世上所有的物质,再珍贵,再美好也是带不走的;你以为是属于你的一切,其实都不是你的。只有感觉,最朴实无华,也最实在。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东西。

  旅途中,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感动。这种惊喜最能打动人心。但这些也是极为平常的。可能是因为一个人,一个看似生活很困苦却终日笑呵呵的卖糕点的老人;也可能是一个小女孩,她天真的笑容,纯洁得像一张白纸;清澈的双眼,像天空一样纯净。这都是惊喜,让人心动。又比如在某个城市的角落,我看见一只猫,它拥有一个地盘,可以很自在很惬意地趴在墙头上晒太阳。但它却与其他的外来猫爽朗的交朋友。这确实是难得一见的风景。我养过猫,深谙猫性。几乎所有的猫都有霸地盘的天性,会攻击越雷池的外来猫。因此在惊喜之余不禁莞尔──多聪明的猫啊,不以暴力向外宣战,该不是基于「智者懂得隐忍」,而是明白和乐才能活出美好罢。

  夜晚,在空旷的大草原,抬头,就能看到满天闪烁的繁星。这也是一种感动。使我领悟人生在世,真的不需要太多的东西,也不需要活得多么轰烈,干多大的事业。其实,人不完全为了某种人生目标而活着,需要的只是更丰富的阅历。换言之,是一种生活的态度。

  旅行,不外是「到处走走看看」。世界那么大,到处都充满矛盾性,却偏这是个人人都崇尚个性化的时代。因此也无所谓谁是你的向导,带领你去品尝人生的滋味……很年轻的时候,就认定旅行是一种流浪的行为,可现在早已不这么想了。阅历告诉我,飘荡与安定都是人生的一部分;流浪完了还是要回归安定的。因此每一次出发,都是一种内心的自我关照──我看风景,风景也在看我。身边没有熟人,遇事怎么办?那就得要有一个豁达的胸襟(坚定还是其次)遇事不豁达,你就会看不开。世界上最痛苦的是什么?不是生离死别,是看不开。而建立豁达,需要时间和阅历,慢慢积累。

  那天,下午三点多,我们从满洲里回海拉尔。车子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放眼窗外,天空浮着一团团厚厚的云,把阳光遮住了,云影投在地上,恍若草地上撑起了一把把遮阳的伞。云破处,透出来的阳光,明丽光耀,映衬出草原一派灵秀。远处的湖光,泛着山色。忽然,我眼前一亮,看到天边有一道彩虹。哦,彩虹,真的是太久太久没见到了,久到我已经把它给忘记了!然而,我没激动,也没欢呼,只是举起相机,默默地把它拍下来。那一刻,心里起伏着的既不是久别重逢的欣喜,也不是偶遇的伤感。有些感觉,是说不出来的─人生的姻缘际会,是阴晴圆缺的悲喜交集。

关键字: 旅行 世界 惊喜 感动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