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上:食疗法门

2013-01-14 09:33  来源:大公网

  文/纯上  

  秋风起,宜进补,是中国民间共识,可梁实秋认为此说毫无营养学根据。在评论《饮膳正要》时,他不但将其中诸多「食疗」菜谱斥为「附会可笑」,还对今人信奉的三蛇羹、果子狸、当归鸭、香肉等秋补食品不以为然。《饮膳正要》是「蒙古大夫」、元代御医忽思慧所著,称得上是宫廷御用食疗秘方,但烹饪不考究,又多牛羊肉食。汪曾祺曾按图索骥,用一张驴皮加草果若干斤复制其中的「驴皮汤」,颇费柴火而难以下咽,让他感慨:「元朝的皇帝食量颇大,而口味却很粗放。」

  其实,中国食疗的正宗不在宫廷,而在民间。宋代陈达叟的《本心斋疏食谱》、林洪的《山家清供》,以及明代高濂集大成的《遵生八笺》,都是文人隐士探索养生之道的著述。高濂是浙江杭州人,生活于万历年间,虽然当过小官,但早早就隐居西湖,寄情山水了。他所作的《玉簪记》名列中国古代十大喜剧之一,辞藻清丽,红遍南北,写的是女尼陈妙常与书生潘必正的爱情故事,就是《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小时候老唱不好的那出戏。高氏擅长诗文,对藏书、赏画、论字、侍香、度曲等也无不精通,还有《牡丹花谱》与《兰谱》传世,是个爱好广泛的妙人。

  他又兼通医理,著有《遵生八笺》十九卷,分成八个部分,系统阐述他的养生思想:《清修妙论笺》、《四时调摄笺》、《起居安乐笺》、《延年却病笺》、《饮馔服食笺》、《燕闲清赏笺》、《灵秘丹药笺》、《尘外遐举笺》。顾名思义,《饮馔服食》部分关注食疗。但高氏「遵生」之论,兼及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烹调、旅游、静坐、按摩、做操乃至打家具、制药丸等无所不包,一年四季的保养又各有侧重,可谓既综合全面,又灵活机动,还借鉴了他从事各种休闲文化活动的心得经验。

  高濂认为,养生之道「无问穷通,贵在自得,所重知足,以生自尊」,而且「摄生尚玄,非崇异也。三教法门,总是教人修身、正心、立身、行己、无所欠缺。为圣为贤,成仙成佛,皆由一念做去。」所以,他在书中对儒释道三家的经典和历代文人的著述兼收并蓄。例如,他引用黄庭坚的《食时五观》,提倡我们要诚心正意,吃饭时自我反省:「一曰计功多少,量彼来处。二曰忖己德行,全缺应供。三曰防心为过,贪等为宗。四曰正事良药,为疗形苦。五曰为成道业,方受此食。」总之,要常存感恩、惜福、俭朴、上进之心。而「贪嚼无忌」,「欲贪异味,以悦吾口者,往往隐祸不小」。由此看来,二○○三年「沙士」肆虐,据说祸起果子狸,不为无因。

  高濂所传承的古代食疗思想,强调「适口充肠」,因地制宜,随时而动,食物无须多么名贵、稀罕。如唐人的「冰壶珍」,不过是酒后入口的冰冻菜汁(齑)。又提倡素食,觉得「味含土膏,气饱霜露」的蔬菜滋味远胜大鱼大肉。如《山家清供》说的「傍林鲜」就是煨笋,作者林洪认为「大凡笋贵甘鲜,不当与肉为友。今俗庖多杂以肉,不思才有小人,便坏君子。」另外,注重烹饪手法返璞归真,崇尚朴实、清淡的「本味」。总之,以鲜洁为务,以养生为本。梁实秋赞同忽思慧引用《素问》中的「五谷为食,五果为助,五肉为益,五菜为充」几句,认为合于现代「平衡的膳食」之说,其实这也是古代食疗的宗旨。

  口腹之外,尚有事在。无论是关心民生疾苦、有志于年丰人寿的入世志向,还是修生养性、追求完美人生的出世情怀,养生先养心,自奉宜简易,才不至沉溺饮食,反为口腹所累。

关键字: 食疗 法门 中国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