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敏:诗意栖居

2013-01-17 08:23  来源:大公网

 

 图:楠溪渔火 (网上图片)

  文/汤敏

  水长而美为永嘉,此水便是楠溪江。它贯穿永嘉南北,自西北往南东,注入瓯江,归向东海。悠悠三百里楠溪,百转千回,有三十六湾、七十二滩之称。碧水盈盈,青峰点点,白帆片片,雪瀑隐隐,惯闻渔歌互答、船号声声,时见村落隔树参差、霜林滩上醉染,更兼有江上清风、山间明月。难怪陶弘景对楠溪美景赞叹不绝:「山川之美,古来共谈。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晓雾将歇,猿鸟乱鸣。夕日欲颓,沉鳞竞跃。实是欲界之仙都,自康乐以来未复有能与其奇者。」

  康乐,即谢灵运。南朝宋永初三年(四二二年)谪迁永嘉太守,一年的任期不过是他不算太长却风波险恶的官宦生涯中一页薄薄的履历。但当他离去时,行囊里却装满了以永嘉山水为主角的华美诗篇。后人是这样评价的:「经营惨淡,钓深索隐,而一归自然。山水闲适,时遇理趣,匠心独运。」这是中国诗歌史上第一批成规模的模山范水的诗句,谢灵运因此被戴上了中国山水诗鼻祖的桂冠,楠溪江则拥有了中国山水诗摇篮的美誉。

  有山皆绿、无水不清的楠溪江,本身就是一首曲折有致的长诗,它与谢灵运宿命般的相逢,是诗窟与诗魂的一见倾心,是诗溪与诗心的深情对望。当谢灵运乘一叶舴艋轻舟,沿溪顺流直下,或脚踏「谢公屐」,攀援于山崖之巅,见澄江似练,山色迷离,怎能不诗意沛然,不陶然欲醉,不与万物融为一体而达到忘我之境界呢?诗人没有辜负溪山美景,在他笔下,如「倒倾鲛室泻琼瑰」一般,倾泻出如星如月、如珠如玉的山水绝唱:「涧委水屡迷,林回巖逾密」、「石室冠林陬,飞泉发山椒」、「近涧涓密室,远山映疏林」、「疏峰抗高馆,对岭临回溪」、「白芷竞新苕,绿苹叶初齐」……诗人以自身的忧患,体悟着楠溪山水的呼吸与生命,他融入了山水、山水成了他。楠溪江不再是诗人的审美客体对象,还是诗人生命的寄托、精神的投射。在这些诗篇里,读者遭遇的是一个曾经苦闷的心灵,一个正在寻求解脱的漂泊者,一个最终游心大道、渊然自若的山水知音。

  自从谢灵运辞别楠溪江水踏上归程,等待他的是辗转不安的仕途、遭诬陷被杀头的命运,不幸的遭遇令人扼腕叹息。然而,「当年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谢灵运把生命最精华的部分.永远留在了永嘉山水中。李白、苏轼追慕谢公故迹,分别写下这样的诗句:「而欲继风雅,岂惟清心魂……青嶂忆遥月,绿萝愁鸣猿」、「自言长官如灵运,能使江山似永嘉」。

  《宋书•谢灵运传》记载:「郡有名山水,灵运素所爱好。出守既不得志,遂肆意游遨,遍历诸县,动逾旬朔,民间听讼,不复关怀。」「不复关怀」,实为误解。实际上在短短一年的任期里,他实行的是「无为而治」的方式,重教化,兴郡学,提倡水利建设,勉励发展农桑,关心民间疾苦,做了不少好事。当人们日后诵读「永嘉四灵」之一翁卷「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的名句时,恐怕不会想到这繁忙的农桑风情和谢公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昔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在世家大族行将没落的斜照余晖中,谢灵运翩然莅临,不仅为南蛮荒地永嘉带来经济发展,更有礼乐教化、絃歌诵读。据记载,自从谢灵运在永嘉招士讲书以来,郡人向学之心日盛。「沿及李唐,人才稍出,至于赵宋元丰、淳熙之间,道学渊懿,文物之盛,庶几邹鲁之风矣。」「永嘉四灵」、「永嘉学派」、「永嘉南戏」的出现代表了永嘉文化在全国影响力的高峰,其源头可以追溯到谢灵运出任太守时期。

关键字: 诗意 栖居 楠溪江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