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沪平:为汉堡的小有容所写

2013-01-17 08:28  来源:大公网

  文/刘沪平  

  小有容:

  放下了电话,但窗外的雨声似乎仍在继续着林中洋的声音,把她女儿有容这几年成长和变化的历程断续地洒落在我的思绪里。喜欢她的那篇文章《与孩子谈自由》的原因是:自由作为意识上的概念,好像许多人都愿意深入研究,但是深入之后又能够浅出得这般灵动的似乎就很少了。这促我思考而得出这样一个道理:对人类来说,把生活知识化是科学的任务,把知识生活化才是科学的贡献。

  已经有十年没有看到当年法兰克福摇篮里的小有容了。如今孩子长大了,我这个当叔叔的,知道只用一声叹息是宽恕不了自己对有容过问太少而自怀的内疚之心的。思量再三,决定依孩子母亲的所愿,将自己过去写过的一封家书细细的修改后送给有容作为一点寄望,算是我的补过吧。同时也期望并相信有容的精神生命会向着中华文化兼容广蓄的柔美与日耳曼民族理性鲜明的俊朗相完美结合的方向发展,从而不负她名字上的那笔雄放底色「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情感与理智

  情感:

  我们的后代应该树立修炼自己情感的意识。因为只有通过情感,人才能在生活中接受大自然给予人类的恩惠之美。大自然的恩惠是客观存在的,比如鲜花绿草的妩媚、蓝天白云的疏朗、山川的恢宏、风雪的浩然等等。内心富含情感的人才能感觉其美,情感越丰富,获感的所得就越多。同样,在人际构成的社会里,对陌生人友善的感受、对来自亲友情义和亲情的感受能力、对文学艺术等历史文化遗留的感受能力,其实都决定着人感受并获取人生幸福的能力。

  两个同时出门散步的人突然碰到下雪,一个人一边诅咒着天气的糟糕,一边情绪沮丧的跑回家去,好像他是一个最倒霉的人。而另一个人却陶醉在漫天飘雪的风情之中并因此而延长了散步的时间。世界原本公平的对待了这两个出门散步的人,但是为什么他们的感受竟如此不同?两个对桌工作的同事,一个在家抱怨周末的无聊和孤寂,而另一个却在相同的时间里沉浸在博物馆那些先人们用千百年心血为后人留下的灿烂文化里。后者因此而庆幸上天给了他前来欣赏的时间并期盼着下个周末所能欣赏到的另一番精彩。上天公平的把时光分配给了这两个人,但为什么他们对时光的使用和从时光的所得却如此不同。世上没有人能否认幸福的存在,但世上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确切地指出让人公认的、幸福所在的具体地点。可见允许幸福存在的唯一基础其实是个人的情感。这世上能够放大或缩小幸福的东西也只有一样,就是情感。若论对后代的培养,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力比获取人生幸福的能力更重要呢?!

  理智:

  我们的后代必须培养自己的理智。对一个人来说,理智就是天枰,它提醒分处在两侧的欲望和能力:对方的重量就是自己得以存在的前提。理智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帮助人确定使用感情的界。理智不光是告诫人不要向自然或他人索取那不该属于自己的部分;同时也鼓励人不要放弃应该属于自己的部分。所以理智能及时提醒人们什么事情在自己的能力之内,从而使人获得勇气和胆量去争取;理智也能及时提醒人什么事情超出了自己的能力,从而使人不致妄为。理智同时能告诫人,当自己欲把大自然给予自己的那一部分恩惠赠让给他人时,则一定要分清对方是否属于应该得到这恩惠的人。否则这种赠与虽然会给获得者带来恩惠,却可能给社会带来伤害。理智的功能不一定只在于提醒人该做什么,更重要的是在人们不知道该做什么时,至少知道不该做什么。

  感性是人的天性。对人来说,喜怒哀乐根本就不需要学,仇恶而亲善的心理可谓本能。然而理性却一定是人类的后天所学。思考人类生存发展的历史,似乎可以得到这样一条道理:凡是人后天所学的,需要人一生都去培养;凡是人先天就有的,需要人一生都去控制。

  我们的责任不止是诱导和帮助我们的后代在自己身体里储存感情和理智。更重要的是提醒他们:感情和理智虽储存在同一个身体里,但在动用时一定要将它们截然分开。

关键字: 汉堡 情感 理智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