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明:雪趣

2013-01-17 08:33  来源:大公网

  文/宋尚明  

  时令进入冬季,从天气预报中得知本地要下大雪。果然经过一场细雨纷飞之后,一场大雪在静静的夜晚如期而至。雪来得轻轻灵灵,丝毫没有惊动梦中熟睡的人们。早上起来,世界已变得一片白茫,恍若置身人间仙境一样。窗外,所有的世物,因为覆蓋上一层崭新的新雪,而焕然一新。此刻,雪后的空气也变得格外地清新,吸一口空气,也感觉胸中舒畅了许多。

  这时候,我听赏雪的人自言自语说,假如偶然发现一株雪地红梅,那是更令人欣喜不已的。是的,听到这些,站在雪地里的我,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是的,赏雪,怎么能少得了红梅呢?可惜,我们生活在北方,这里是不大种植红梅的。北方的冬天,更多的是冬青之类的植物,而红梅则很少见过,黄色的腊梅,倒是欣赏过几回。记忆很深的,是在一次演出的一个大厅里。

  从小就喜欢雪,雪在我的心中是可以入画的。外婆的村子里就有一处宅子,灰墙鳞瓦,飞簷画壁,在冬天很有一种特别的气韵。院中有一株古梅,枝干盘起相错,每当下雪的时候都要凌霜傲放,有如画中的古梅。「梅花喜自漫天雪,自古梅雪两不分。」画中的古梅,往往生长于大雪的地里,枯瘦,虬劲,花朵纷繁,老干之外,又出新枝,让人感到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雪地红梅,是画家写生的最好时机,笔下的梅之造型,矜持端严而不威猛,豪爽痛快而不张扬,飘逸洒脱而不荒率,清雅悦目而不媚俗,大有雪压红梅梅更红的姿态。每每观赏梅花,就想起《红楼梦》中妙玉雪地折梅的情节。在《红楼梦》中,雪不仅仅作为一种道具,以场景来充当书中故事情节的背景,它还成为《红楼梦》里的一种隐喻、象征、符号,成为书中一个重要的意象。

  雪天读「红楼」,就不止是读而是赏了,不仅与雪有关的诗句琳琅满目,其情节也比比皆是。比如第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孔雀裘」,雪夜是作为故事情节发展的背景;在第四十一回「拢翠庵茶品梅花雪」中,梅花雪是一个重要而奇特的道具;而在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中,雪推动了情节的展开,并是贾府由盛而衰的转折。

  因下雪,贾母将两件稀罕的裘给了宝琴和宝玉,让二人在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一节中成为画中人。在第一次结诗社咏白海棠时,众人就不约而同地用了「雪」字,如探春诗中云:「雪为肌骨易销魂」,宝钗诗云:「冰雪招来露砌魂」,宝玉诗云:「七节攒成雪满盆」。

  众人诗中皆有雪,自然是因为白海棠的白色,但同时也给人一种好景不长、雪易消融的感觉。各自结局都黯然,其含意更可见一斑。

关键字: 雪趣 冬季 红梅
责任编辑: 潘高爽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