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人:文人周作人

2013-01-24 08:53  来源:大公网
    文/鲁人

  周作人是纯粹的文人,他在文学表现的宽度上,甚至略胜他的长兄鲁迅一筹。他的人生观颇为出世,但他没有信仰,也不相信信仰,因为,任何宗教和思想在他来看应该都是不完美。他崇尚的是「人无好坏,只有雅俗之分。」他希望的只是能有一种平静、平淡、平等的简单生活。

  在学问上,周作人表现得很自谦,内心却非常自信,甚至有四顾无对手的孤独和自负。他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而江南水师学堂及日本留学的经历,又使他对西方文化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他的文字始终保持了一种平实、朴素的风格,他自称「作文极慕平淡自然的景地。」他的得意门生─废名,称他「直是以自然为怀」。徐志摩也很佩服周作人,说「他是个博学的人;他随手引证,左右逢源;但见解意境都是他自己的,和他的文章一样。」也有人称他「有一种超然离群的神气─我们说他这种神气是冷峻好呢,抑还是说他是种彬彬有礼的不屑态度好呢?」

  读书,写作对周作人即是兴趣,更是生命的重要部分。在他得意时,书籍、纸笔可以使他躲避喧嚣,在他失意时,可以慰藉他的心灵。很难想像如果没有书籍,纸笔,周作人的生活会是怎样的状态。周作人读书不分古今中外,良莠正淫,只从其中窥探人性真相,总结文化成因,了解风俗习惯。并将读书的思考转化为自己的文字。他终生读写不辍,而且越是逆境越能静心。

  一九一二年六月,他就任浙江省视学,结果,整日躲在宿舍读书,被钱玄同戏称为「卧治」。后来,被选为绍兴教育会会长,倒是颇有些政绩,但也主要是颁布《绍兴县教育会修正章程》,创办了曾经在教育界颇有影响的刊物──《绍兴教育杂志》等理论性的工作。抗日战争初期,他宅在自己的苦雨斋读了几百卷古籍,写了许多文字。抗战结束,他因附逆被捕,曾在南京的老虎桥首都监狱服刑。他在狱中生活颇为平静,对他来说可能还有点惬意。在狱中,他曾用洋铁的饼干罐搭上木板来读书写作。后来,一名出狱的犯人送他一个摺叠炕桌,已经近于奢侈了。两年的狱中生活,他作诗二百余首,并翻译了《希腊的神与英雄与人》等作品。新中国建立后,周作人虽获自由,但几乎被禁止了所有社会活动,他也是乐得清静,潜心专注于自己热爱的文学事业,至文革开始前,他翻译了《希腊神话》、《伊索寓言》及日本古典文学代表作《古事记》等大量希腊和日本作品,并撰写了数十万字回忆鲁迅的文字及四十余万字的《知堂回想录》。

  周作人在抗日战争时的附逆,是他无法抹去的一个污点。其实,抗战前后,他的朋友及许多崇敬他的人们都以多种形式劝说,并欢迎他南下。但他却不为所动。李大钊的大女儿,在冀东暴动中负伤,受周作人关照,躲避在北京休养。她伤愈去延安前,向周作人辞行时,也表示了对他日后命运的关心和忧虑。周作人仍请她放心,说自己「绝不会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此时,他真的自信,自己留在北京是可以做苏武的。也许他认为以自己的声望和地位,日本人总会有所顾忌;或许是觉得自己不过一介文人,不会引起日本人的太多兴趣;也可能他只是想走一步算一步,根本也没想到这场战争会如此残酷。有时文人的弱点可能真是纸上谈兵。

关键字: 周作人 鲁迅 文人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