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承钧:唐朝的冬天

2013-01-26 10:58  来源:大公网

  文/马承钧

  长春连日暴雪,北京零下十五度,郑州冰点,宁波大雪……二○一三新年伊始,全国盛传一个字:冷!气象专家说全国平均气温创近二十八年最低值。国外也不例外,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白天最高气温接近零下三十度,俄罗斯陷于一九三八年以来最强寒流之中,半月内就有八十八人被冻死。其他欧洲国家已逾三百人因严寒丧生,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著名的雕像「小尿童」也被「冻得」撒不出尿来。

  有气候专家称,全球气候变暖已经停止并开始变冷;也有专家说今年的「冷冬」现象只不过是全球气候变暖的极端反应,并未改变地球变暖的大趋势。

  笔者不由想起古代的冬天来。唐朝是古诗的盛产期,唐诗里的冬意当堪一读。

  先看李太白的《北风行》:「烛龙栖寒门,光耀犹旦开。日月照之何不及此,唯有北风号怒天上来。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幽州思妇十二月,停歌罢笑双蛾摧。倚门望行人,念君长城苦寒良可哀……」此《北风行》系乐府古题,多写北风雨雪行人不归之事,李白跳出古乐府的传统写法,将寒冬与战祸合二为一,揭示了「苦难乃人类心灵之冬」的现实,赋予作品深刻的思想内涵,使其思想性与艺术性大大升华了。「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一句,更历来被誉为咏冬的神来之笔。

  《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是诗圣杜甫咏冬的代表作,全诗洋洋洒洒五百字,气势磅礴耐人寻味。诗中云「霜严衣带断,指直不得结」、「寒天催日短,风逆雁无行」,人们的手指都冻僵了、飞雁都不能成行了,足见古时寒冬的厉害。杜甫还写过一首《对雪》,此时他正困在安禄山占领的长安。痛苦的心情、潦倒的生活加之「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的寒冬,使年仅四十几岁的诗人自叹「愁吟独老翁」,外面乱云薄暮、急雪回风,陋室杯中无酒、炉火仅存,诗人的愁绪与严寒的天气交织。诗题《对雪》,诗人却是在面对黑暗与苦难的壁垒!

  柳宗元的《江雪》被视为咏冬的名篇:「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你看,所有的山都看不到飞鸟的影子,所有的路都不见人的踪影;孤零零的小船上,坐着个披蓑衣、戴斗笠的老翁,在大雪覆蓋的江面上独自垂钓,好一幅寒冬垂钓图!诗人临风傲雪、超尘绝俗的形象与悠然自得的心境,历历在目!结句「独钓寒江雪」,更一言破的——他哪里是在钓鱼呀,分明是在赏雪哩!刘长卿的《逢雪宿芙蓉山主人》,与《江雪》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诗人以极其凝练的笔触描画出一幅旅人暮夜投宿、山村风雪人归的「寒山夜宿图」,诗境是一个「远」字。句句成一个独立的画面,又彼此连贯生动有趣,原来寒冬里也有一番风情的。

  《夜雪》,是白居易四十五岁那年任江州司马时所作:「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诗人因雪而发诗兴、藉雪而寄逸致,多么悠然自得!而贾岛的《雪晴晚望》就另是一番景象了:「倚杖望晴雪,溪云几万重。樵人归白屋,寒日下危峰。野火烧冈草,断烟生石松。却回山寺路,闻打暮天钟。」这年贾岛长安应举落第,与从弟寄居长安西南圭峰草堂寺,诗中有雪、有晴、有晚、有望,凸显了空山寒寂中作者的况味——既无奈又不悲观,读来不觉令人平添思古之幽情。

关键字: 唐朝 冬天 唐诗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