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忆莙:书房西窗

2013-01-26 11:05  来源:大公网
    文/李忆莙

  我小书房的那列落地玻璃窗,是朝西开的,早晚在里面写东西、读书、上网、静坐,或干些其他的什么事都很舒适,可到了午后太阳偏西时,就开始热了。于是我在玻璃窗外沿着阳台筑了一排水泥花槽,种些大叶子的植物。再请人帮忙搬来一个大缸,在阳台上种一大棵鸡蛋花,而且还是深红色的。花开的时候,一阵阵幽幽的花气,随风吹进来,那种芬芳如果是在清晨,是带点露水气的;到了午时则变得很炫耀,令我有点心神恍惚。而到了夜晚,那香气一下子就温润了,随着夜的越来越深沉而慢慢飘散……在这样的夜晚,特别容易有种怀旧的情怀。是谁说过的?当你特别依恋一些细微的东西,连花香也能不断唤起前尘往事时,便是老之将至……

  小书房是我的天地,有事无事我都喜欢待在里面。当所种下去的大叶植物长成浓浓密密的绿荫,在微风中轻轻摇曳;鸡蛋花又开得特别灿烂,在夜里也能看到那一簇簇的花影的同时,电脑键盘的噼啪声让我明白到,我过的是一种何等平淡的生活。但是这并非感慨,而更幸运的是我已无需感慨。或许吧,最大的心愿是能在这小书房里完成我想完成的事项。

  搬来这里快两年了。是先要住在这个地区,才决定买这里的房子。目的是要与妹妹住得近些,彼此有个照应。因此只要屋子的款式、价格、方位的这些基本条件合适,也就没什么其他的问题了。

  住下来后,我最喜欢的是这里的清静和这里的风。这清静,是天地岑寂的那种清那种静。可这风,却是惊扰不已的。常把院子里的那两棵树吹得枝叶乱摆,落叶纷纷。而檐下的风铃,更是摇晃得轰烈,我常担心那悬挂风铃的绳子会断开。有时久没听到铃声,不期然就会联想到是否绳子断了,风铃掉落在地了呢?徜若是在无风的静夜里,风铃静止不晃动,我又会倏忽感到寂寞,感到静夜的凄清……我盼着它再响起,只要听到那细细轻轻的声音,我便觉得安心觉得悠然。

  我经常在书房的窗前闲眺,看看对面人家的花园,看看左邻,看看右舍;看看谁家院子里的花开了,谁家门前的树叶子黄了。其实现时的花园住宅区,不就是门前一条柏油路,两旁几株树吗,若说有所不同的话,大概就是这些树吧,就看它们是高大粗壮的枝繁叶茂呢还是半死不活的处在枯黄状态中而已。在我的书房西窗前,除了可以看到对面的花园,也可以看到斜对面的院子。前面是一小段柏油路,说那路是一小段,是因为它来到这里已是拐弯外,一下子便消失在尽头。倒是在近距离并没有什么层峦叠嶂,可以一览无遗。早上多数会看到斜对面的马来夫妇,穿得整整齐齐一起去上班。开车的有时是妻子,有时是丈夫。不像我们华人,丈夫总是不肯坐妻子的车,老抢着要自己驾,永远不认同女人的驾驶技术。下雨的黄昏,天黑得早。坐在西窗灯下,想起鲁迅的「以窗下为活人的坟墓」一语,不由得有些怀疑目前的生活方式│是否太离尘嚣了?不过转念间,心情便平服了,释然了,到底啊,是在城市里找到了一份小隐于市的宁静,这是何等幸运的事。

关键字: 书房 玻璃窗 清静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