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桑榆:闲交

2013-01-30 08:55  来源:大公网
    文/梅桑榆

  「闲交」一词,似有生造之嫌。何谓闲交?我以为,朋友相处,不附其势,不图其利;倾心吐胆,毫无城府;不重礼尚,不拘小节;兴至而来,兴尽而返;一言以蔽之,不抱任何功利目的的交住,是谓闲交。那种「以势交者,势倾则绝;以利交者,利穷则散」的势利之交,以及那种临病抱佛脚,遇难方磕头的救急之交,均不在此列。

  大凡在学校读过书的人,恐怕都有这样的体会,那就是离开学校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与昔日同窗好友的情谊仍不退色。我想,这种友情之所以能够恒久,大约是因其属于闲交之故。莘莘学子一旦踏入社会,便会发现,再想与人建立这种友情已难乎其难。想当年,知识青年到农村插队落户,他们虽属同命相怜的哥们,但一遇到僧多粥少的上调机会,友情便面临严峻的考验。朋友之间为争夺一个名额而反目成仇的事时有所闻。参加工作后,闲交更是难觅。单位同仁虽然多能和平共处,上班无事谈天说地,聊聊与单位无关的轶闻趣事,然而推心置腹之谈却难得一闻。而一旦个人利害发生冲突,有些表面上和平共处的人便明里互相攻讦揭短,暗中互相踢腿撒绊儿,企图撂倒对方。至于因竞争乏术,而靠搞歪门邪道、或借助权力获胜者亦不乏其人。

  我颇为怀念学生时代那种毫无功利目的的闲交,并曾刻意寻觅过这种友情。然而,多半是「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其故何在?皆因我只能勉强指挥自己手中笔杆,无任何利人之处也。而今人与人往来多从「用得着」三字出发,谁有功夫和你结什么「闲交」?

  多年前,我为谋文凭,不远千里入西北大学作家班学习,居然又能重享闲交之乐。同学们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且志趣相投。「同是舞文弄墨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一来二往,便成好友,读书写作之余,男女同窗,老少哥们,不忌性别,不问年龄,济济然欢聚一堂,雅俗俱来,荤素共陈。哥们都是坦诚相见,无需互相设防;大家毫无利害之争,何必怀有戒心?兴之所至,废寝忘食,乐以忘忧。恰如陶潜诗云:「出门万里客,中道逢嘉宾,未言心相醉,不在接杯酒。」沉浸于欢乐之际,令人恍然回到少年时代。

  闲交并非仅限于同窗之间。那些常在一起交流读书心得,切磋写作技艺的文友;那些常在一起议论球星长短,评点赛场得失的球迷;那些常在一起谈花鸟鱼虫之趣,论养猫狗宠物的玩家;那些常在一起谈邮票钱币,论古董字画的收藏爱好者……总之,在那些因有某种共同爱好,并为了寻找相同的乐趣而经常聚首的人之中,均不乏这种非功利性的交往。除了同好之间,那些心情恬淡、处世超然的老人也多能享受闲交的乐趣。我偶逢闲暇,去某老干部活动室下棋,见老人们或打牌,或对弈,或议论时事,或促膝谈心。原先居高位者,如今不再摆架子、打官腔;本来无头衔者,在此无需拘礼节、示恭维。大家不分贵贱,无论尊卑,世俗烦恼皆抛脑后,友情之外,无欲无求。真可谓「其乐也融融」。

  闲交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关键字: 闲交 友情 功利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