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金友:人在变,年也在变

2013-02-21 09:24  来源:大公网

  文/汪金友

  相传在太古年代,有一个名字叫作“年”的怪兽。它头上有角,长得比骆驼还大,跑起来比风还快,叫起来如狮吼。因为它经常伤害人畜,天神就把它锁在了深山里,一年只准许它在腊月三十日晚上出山一次。可它只要一出来,就跑到村庄里挨家挨户地吃人。後来,人们发现“年”怕火光、怕红色、怕响动,於是便在年三十晚上点火炬、放鞭炮、敲锣打鼓。“年”一看到火光、听到响声,就赶紧跑开了。接,人们又相互拜贺这个胜利∶“‘年’跑了,过‘年’了,我们又可以过平平安安的日子了!”

  这个故事很有趣,但也留给了我们太多的疑问。我倒愿意相信另一种传说。“年”即谷物成熟的意思。儒家经典《春秋谷梁传》中说∶“五谷成熟为大有年。”在甲骨文中,“年”字就像一棵果树,枝繁叶茂,上面结满了果实,表现的是果树丰收的形象。金文中的“年”,则像一枝很大的谷穗,而且已经饱满成熟。由此可见,当初创造“年”字的本意,就是代表喜庆和丰收。

  这里还有一段历史必须提及,《汉书.武帝纪》载∶“太初元年(西元前一○四年),以正月为岁首,商代以夏历十二月为岁首,周代以十月为岁首。”这就是说,在商代的时候,到了十一月底就要过年;周代的时候,到了九月底就要过年。而农历的九月,不正是谷物丰收的时候吗?汉武帝做了一件大事,定正月初一为岁首,十二月三十日为除夕。现在看来,这种界定还是比较科学的。正如《後汉书》所言∶“季冬之月,星回岁终,阴阳以交,劳农大享腊。”严寒即去,阳春将来,选择这个时候过年,既庆祝丰收,告别旧岁,又绘画蓝图,迎接新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在辛亥革命以前,“年”和“春节”有不同的含义。“年”表示岁末,而“春节”则是指立春。人们过“春节”,不是过正月初一,而是过立春那一天。这个叫法,一直延续了两千多年。直到一九一三年,有个叫朱启铃的先生提出建议,当时的国民政府才下了一份档,明确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一为“春节”,而西历的一月一日则称“元旦”和“新年”。

  词典上说,“年”就是时间单位。西历以三六五至三六六日为一年,农历以三五四至三五五日为一年。有了“年”,什麽都好计算。年龄、年度、年限、年成、少年、青年、壮年、老年、年高望重、年富力强。有了“年”,便有了春夏秋冬。“日出日落三百六,周而复始从头来。草木枯荣分四时,一岁月有十二圆。”

  我小的时候,过年的主要专案就是吃肉、吃饺子、穿新衣服。过了正月初一,就开始串亲拜年。姥姥家要去,姑家、姨家也要去。结了婚的人,更得要去丈母娘家。那时候的串亲,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带的礼物都不多,一般都是一包点心、二斤水果,少数的再加一瓶罐头或半斤糖果。二是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徒步。不管三里五里、十里八里,都靠两条腿来走。偶尔有个骑自行车的人,让大家非常羡慕。

  年是停靠的列车,年是亲情的盛会,年是丰收的舞台,年是快乐的海洋,年是进军的号角,年是赛季的起点。人在变,年也在变,越变越精彩,越变越好看。

关键字:
责任编辑: 李兴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