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方正:研究愚蠢

2013-03-01 08:39  来源:大公网

  文\严方正

  世上研究聪明的人数不胜数,有没有人来研究愚蠢呢?有。有篇文章介绍∶“在美国,心理学研究有了许多新杈,其中一个小杈是愚蠢学研究。”

  文章的作者非常赞成有这种研究,他认为,如果说哲学──它一度被称为聪明学──是研究人类怎样避免愚蠢的话,愚蠢学则应当研究人类是怎样实施愚蠢的,包括愚蠢的种类、方式与心路历程。像散文有大文化散文一样,愚蠢也有大小之别。大愚蠢是时代的愚蠢,是千百万人同心协力做一件蠢事,如大炼钢铁,如水稻密植到可以躺上去睡觉,如大家都喝红茶菌,注射鸡血,还有甩手疗法等等。小愚蠢则是个体的愚蠢。干蠢事的人往往非常忙,对自己做的蠢事疏於察觉,於是一条道走到黑。蠢事是最容易被忘记的,这是人类独特的心理机制之一,这也是愚蠢学科研人员应当研究的课题。孔子其实是研究愚蠢学最早的专家,他说的一句话就足以奠定其大师的地位∶“知可及,愚不可及。”人的聪明才智是有止境的,但办起蠢事来永无止境。愚蠢到底有多少种方式呢?大概这像“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一样,数也数不过来。

  笔者也赞成花些力气来研究愚蠢。人不是神,不可能全知全能,做蠢事在所难免。要紧的是两条,一是同样的蠢事不要再做,即“不贰过”;二是不要扩散蠢事,自己做了蠢事,反自以为是,向别人夸耀,希望别人学自己,那就是蠢上加蠢。总之,做蠢事很自然,也不可怕,糟糕的是没有好的纠错机制。

  聪明人常做的都是聪明的事,如果做了蠢事,就会吓人一跳,举个例吧。

  伯纳德.麦道夫是美国华尔街的传奇人物,曾任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董事会主席,许多年中他一直是华尔街最炙手可热的“投资专家”之一。他以高额资金回报为诱饵,吸引大量投资者不断注资,再以新获得的收入偿付之前的投资利息,形成资金流。这个骗局维持多年,直到二○○八年次贷危机爆发。

  麦道夫绝不是普通的江湖骗子,他把西班牙国际 银行和瑞士银行联盟等大财团、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等大富豪以及众多精明的投资者骗得很惨。人们为什麽会受骗?答案其实很简单∶轻信。至少麦道夫的苦主之一斯蒂芬.格林斯潘是这麽认为的。他曾是康涅狄格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并著有《轻信年鉴》一书。格林斯潘认为,轻信麦道夫实属丧失理智的行为。人们对能够掌控金钱的人怀有一种近乎於神奇的信任感。实际上,证券市场崩盘的历史,就是众人落入轻信的魔掌、过度投机的辛酸史。格林斯潘指出∶“麦道夫诈骗案等庞氏骗局获得成功的根本原因在於,人们趋向於随别人的一举一动而改变自己的行动。”

关键字: 研究 愚蠢
责任编辑: 李兴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