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道颖:文学和音乐的互动

2013-03-08 09:32:44  来源:大公网
    文/张道颖

  

  文学和音乐是两种不同形式的艺术。一种是以文字作为媒介的创作,创造出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让阅读的人能在文字中体会作者所描写的思想和感情世界。然而音乐作品是用演奏出来的声音来表现藏在音符中的感情。不可思议的是∶文学表达的种种感情,诸如爱情,宗教情怀,怀旧思乡,对自然景物的赞赏,季节变换的感受,对英雄的崇拜,人生的悲欢离合,音乐家竟然也可以用音乐表达出来。在人类历史的进展中,文学与音乐可以同列为人类文明的精华,而且这两种艺术经常携手合作,在文明的发展中,文学和音乐常常结为成旅途中的伴侣,相辅相成。

  最常见的音乐与文学的互动是音乐家阅读了文学作品,在感动之馀激发起创作的灵感而写出音乐作品。最受音乐家青睐的文学作品应是莎士比亚的戏剧,单是《罗密欧与茱丽叶》就有为数众多的音乐家为之谱曲。十七岁的孟德尔颂,读了沙士比亚戏剧後创作了《仲夏夜之梦》音乐剧。塞万提斯的《唐吉诃德》有李察史特劳斯写成交响诗。音乐家德布西根据马拉美的诗,作出《牧神的午後前奏曲》,表现出印象派的迷离幻境,让听者坠入夏日午後牧神出现的树林溪边和花丛之中。听过这首前奏曲的听众恐怕比看过马拉美原诗的读者要多得多,因为文学要越过语言的国界必须靠翻译,然而音乐却可以直接诉之听觉,不需翻译。

  有时音乐家写作歌曲需要歌词时就使用诗人的作品,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的合唱就使用席勒的诗《快乐颂》作为歌词。描写在莱茵河用歌声来迷惑航行者的《萝累莱》的歌曲,其歌词是海涅的诗。爱尔兰的民谣《丹尼少年》使用二十世纪初英国作家伟勒理所写的歌词,使这首歌成为结合诗和优美歌曲的感人的作品。近代的流行音乐中,有一些摇滚乐或民谣作者所写的歌词都可以视为上乘诗歌。在七十年代流行的巴布狄伦的《在空中飞扬》,赛门和葛芬哥的《恶水上的大桥》、《史卡波洛市集》,他们的歌词都是为一流的诗作。

  在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唐诗,乐府,宋词,元曲,可以看到诗与歌互相结合的最佳典范。诗是用来朗读吟诵的,当然要讲究韵律结构。乐府是指可以演唱的诗歌。至於宋词元曲本来就要供人歌唱的词句 ,所以也包括在广义的乐府内。填词的文人必须是通音律的作家,南宋词人姜夔就有“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的句子。作出新词来,让佳人低唱,自己吹箫伴奏,这真是迷人的音乐和文学的结合。

  另外一种文学和音乐的互动是用文字来描写听到音乐时所得到的感动。用文字来描述音乐难度极高。因为不管怎麽描写,文字都发不出声音来。唐诗中三首描写音乐的名作,李贺的《李凭箜篌引》、韩愈的《听颖师弹琴》、和白居易的《琵琶行》被推为摹写声音的至文。这几位作者都是用想像出奇的比喻,叙述聆听时的心灵感受,来描写令人感动的音乐。其中白居易的琵琶行因为用字明白晓畅,摹写真切动人,并有弹者和听者感情互相交感,成为艺术性极高而广为留传的绝唱。

关键字: 文学 音乐 互动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