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进:恶食江湖

2013-03-08 09:36:51  来源:大公网
    文/冯进

  

  中央日前发布八项指示,地方各级政府随之“整改作风”。开会不摆鲜花了,主席台上人数减少了,大酒店的公费吃喝也大大缩水。老百姓相应推出“光盘计划”,提倡节约型外食∶在饭馆按需点菜,吃不完打包带走。

  这些都是我喜闻乐见的好事。不过,饮食文化的传统根深蒂固,要改变潜在的理念、意识并非轻而易举之事。二十世纪初期饱受现代知识分子抨击的中国人饮食方面的“陈规陋习”,某些到如今还是普遍现象。

  夏 尊评价∶“中国民族的文化,可以说是口的文化。”他抱怨同胞宛如从“饿鬼道投胎”∶“在中国,衣不妨污浊,居室不妨简陋,道路不妨泥泞,而独在吃上分毫不能马虎”;“吃字的意义如此复杂,吃的要求如此露骨,吃的方法如此麻烦,吃的范围如此广泛,好像除了吃以外就无别事也者,求之於全世界,这怕只有中国民族如此的了。”

  王力对中国人热衷的请客、劝菜等风俗深恶痛绝。他曾发表诛心之论,认为同胞请客并非出於好客的美意,而是使用“小往大来”的权谋手段,让被请者吃人嘴短,与人消灾。他年少气盛时,因在某次酒席上嫌弃自己饭碗中堆得密不透风的都是他人挟来、沾染了别人唾液的菜色,翻脸让主人给换一碗白饭。

  另一方面,有林语堂盛赞中国饮食文化,将其鼓吹为中华民族的生活艺术和千年文明的象徵。他承认中国人在饮食方面完全丧失了在建筑、美术领域“恰到好处”的分寸感,二、三十道菜上桌後,还能手捧烤鸭据案大嚼,但他依旧认定“人世间倘有任何事情值得人的慎重将事者,那不是宗教,也不是学问,而是吃”;“未吃之前,应先热切盼望,东西端至己前,先沾一些尝尝滋味,然後细细咀嚼。即食之後,大家批评烹调的手法,非如此,不足以充分享受食物。”

  自封“老饕”,出身名门的赵珩有言,所谓“恶吃”,“一是吃不应入馔的东西。二是挥霍无度、暴殄天物。三是与饮食有关的种种恶习。”第一项,可包括同胞们热衷的河豚、果子狸、毒蛇,以及其他种种挖空心思、不顾危险搜罗招致,烹调时只图奇巧、不讲仁慈的食品,诸如活取的猴脑、生取的鱼翅。第二项,就是和“光盘计划”大相迳庭的公款吃喝或炫富消费,一掷千金而浪费过半。第三项内容就复杂了。因为有些地处“灰色”地区、国人褒贬不一的习俗,诸如共食、敬酒、划拳、喝汤出声等,有反对者,就有死忠的支持者。即使更符合卫生原理的西人分食用餐制度,也有陆文夫等美食家发表不同意见,认为如松鼠鳜鱼这样讲究造型的佳肴,被分拆得七零八落既不美观,又不美味,真气全失,根本不成话了。

  我的愚见,道德上的诉求,最好是严於律己,宽以待人,更遑论礼仪之道。在自家进餐,关起门来成一统,怎麽泼泼洒洒、胡天胡地都由你。但到公众场合就要入乡随俗,不要因自我中心、不体贴给别人造成困扰。上个世纪,那些接受过欧风美雨洗礼的知识分子以国人的饮食习惯为喻,是出於改造文化、富国强民的良好意愿,我们无须过分当真,把他们戏谑讽刺的文字奉为不容质疑的真理。但闻过则怒,把“恶食”习惯拔高为“民族精神”,将敢於对传统发表批评者斥为“汉奸”、“不爱国”,那就走向另一个极端了。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