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利民:酒器之美

2013-03-11 09:31:24  来源:大公网
    文/包利民

  

  酒器,作为酒的包装和载体,是自古就有之的。酒被酿出之後,必要有容器来盛装。在远古的商周时期,酒器主要是青铜制成的,其中盛酒的有尊、壶、区、卮、皿、鉴、斛、觥、瓮、瓿、彝等,饮酒的有觚、觯、角、爵、杯、舟。当时也不知道有什麽区别,反正就是用来盛酒饮酒的。到了汉代以降,各种酒器则飞速发展起来,其中材料也开始多样化,有陶制、瓷制、漆制、玉器水晶制,还有各种金属,花样繁多。

  不过人们可能知道古代盛酒器最多的就是子了,这子材料样式都大同小异,在当时应属最平常的。不过放在现在,用装酒,则会显出一种古意来。在宫中或大户人家,酒器是昂贵而华美的,镂金雕花也属寻常,可以称得上美轮美奂。除了上述之外,还有许多容器,譬如游侠腰上的葫芦,骑士鞍间的皮囊,具有民族特色的竹筒等,不一而足。装酒的容器发展到现在,更是千奇百怪琳琅满目,最常见的就是瓶,玻璃瓶,瓷瓶,泥瓶,金属瓶,简直无物不可以成瓶。在造型上也是更为美观,竭尽想像之能事,而且瓶上的图案也是包罗万象,甚至将中国的传统文化纳入其中,无怪乎现在有人专门收藏各种酒瓶。还有桶,这是个大家伙,装得多,也是常用的。这盛酒之器不仅蕴含文化的气息,也给人以不同的感觉和感受,或欣欣之气,或盎然古意,或大拙藏工,或小巧纳志,让人未启而先怡其神。

  而饮酒之器比之盛酒之器,则又多了许多变化,内涵也完全不同,更丰富了许多。最早的时候,我尚不懂其具体之处,只知以大小区分。现在想来,从古代的爵、斛、觞、盏,到现代的杯、盅、碗、缸,无不各领胜境。青铜大爵,金银盏琉璃盏,或青瓷大花碗,都带前朝的每一种气息。及至看过金庸《笑傲江湖》中“论杯”一章,才明白这饮酒之器并非独立存在的,而是与酒相得益彰相映成趣。如果抛去酒,酒器只能是一种死的器皿,无法焕发出盎然生机,就像被做成标本的蝶,就像离开枝头的花。现代的饮酒之器更进一步,虽然少了幽深的古意,却凭添了许多现代的元素於其中。不说造型,不说材料,单就从装酒的角度讲,就已构思精巧,远迈古人。我见过一种斜杯,它的构思可能出於一种有物即正的深遂哲理。这种杯平时是放不稳的,因其倾斜重心在上。而斟满酒之後却稳稳站正,更主要的是,用这种斜杯喝酒,必须一饮而尽,否则放下则倾洒矣。另有一种欹器,也是盛酒用的,空的时候往一边斜,装一大半时就稳直,装满则倾翻。相传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非常喜欢这种欹器,座右常置一欹器,用以警戒自己“不能自满,自满则倾”。据说这也是座右铭一词的来历。还有一种玻璃盅,底部是一凸面镜,其上常有各种图案,酒满之後,图案被放大,在酒中鲜活灵动,饮时又似能纳入口中,真是夺天地之工。

  而在有些情况下,人们随意而为的饮具,就能让人悠然神飞,遐想万千。有一次,我和几个人抬两大桶酒给一个在野甸中的工地送去,他们一见到酒都欢呼雀跃。此时他们正在野甸深处施工,离驻地还很远,一时没有饮酒的器具,总不能捧大桶轮流喝吧!正急的时候,一个小伙子摘了一大片有巴掌宽的阔草叶,缠绕了两圈後,把尖尖的底部一摺,就形成了一个容器,他倒上酒,竟是涓滴不洒。一时之间人们纷纷效仿,我也做了一个,这东西拿在手中,就像古代的碧玉盏,又似牛角杯,酒盛於其中显得碧莹莹的,如同琼浆玉液。更奇妙的是,饮之有一种青草的芬芳之气浸於酒中,徒增了不少情趣与意味。那是我最难忘的一种饮酒之器了。

   

关键字: 酒器 青铜 器皿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