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进:美国研究中国文化的趋势

2013-03-12 09:01:52  来源:大公网
    文/冯进

  

  我在美国高校教书。每次回到内地和同行们坐下攀谈,他们不约而同都要问起美国学术界研究中国文化的趋势,希望我能就此发表专题讲座。这让我受宠若惊之馀,也十分为难。

  一来我才疏学浅,没有纵观全局,提纲挈领的能力。二来,美国研究中国文化的手法、路数和国内约定俗成的规则不同,要我总结出个一二三,恐怕会以偏概全。不过,我在国内国外参加过不少学术会议,和中美学者多有交往,他们的著述我也时常关注、阅读。既然内地同行在探求中国文化国际 化的道路,我似乎也当仁不让,应该讲一些粗浅、直观的感受,庶几为学术交流出点力。

  我的第一印象是,美国学者很少“师门”、“流派”的讲究,选题五花八门,方法多种多样,一般因地制宜,从研究课题出发找方法。在美国高校读研,导师当然也很关键。在校时,他们传道、授业、解惑,不但训练学生的研究技能,而且指点他们如何做学问、怎麽做人。学生要毕业了,他们帮写推荐信,为弟子的事业发展送上一程。学生工作了,他们又是得力的职业顾问和人脉。

  美国目前能授予中国文化研究博士学位的大学不过十来个。教授们有自己的个性和处世风格,有循循善诱、老婆婆心肠的,也有自立崖岸,不苟言笑的。但大家的门户之见不那麽森严,老师不会要求学生固守自己的研究方法或对其他视角简单排斥。在我的专业领域,跨学科、跨文化研究是大势所趋。没有人指责我这个读博士时专攻二十世纪中国小说的人“捞过界”,对中国古代、当代文化同样感兴趣,甚至“不务正业”,偏离文学之道,吸收史学、人类学和大众文化的研究视角。周围那些师门赫赫有名的美国同行同样广泛涉猎电影、广播、新媒体领域的课题,并不局限於文学一隅。

  其次,美国的学术论文不怕选题小,只怕论述空。自然科学家发表论文固然要字字有来历,符合“可复制”、“可证伪”的实证要求,就是人文和社会科学家也需要为自己的论点提供充分的证据。学术会议上的发言一般有十五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限制。讲话人要重点论述自己研究的新颖独特之处,而不是泛泛而谈,如同阅读教科书的前言,所以更要选对切入点,有的放矢,一针见血。

  再次,在文风上,内地的大学学报、核心期刊好像有特定套路,内容务必抽象、深奥,行文太白话会惹“散文化”之讥。美国的学术论文则不然。首先,论点要自出心裁,与众不同。借鉴他人的理论可以,但不能满纸引用,淹没了自己的论证。我读研时有教授提出,论文的功夫在脚注,能借此交代自己理论的渊源,但正文却要平易流畅,此语深得我心。英文论文虽有文字不可过分俚俗的惯例,却要作者为读者考虑,提供背景介绍和解释,力求受过相当教育者都能够理解接受。英文论文又强调开门见山,最好第一段就点明论题和论点,最後要总结陈词,贵在脉络清晰,而不取曲折悬疑。给高中同学谈起我最近做的课题,他们说∶“你研究的我们都听得懂”。我这才疑惑,是否中国的学术论文希望大众看不懂,美国学者却是要让大家都能看懂,两者对受众的期待似乎大异其趣。

  以上观感既无深刻分析,又欠宏观掌控,只是我的一孔之见,不能反映美国和中国学术界的全貌。只希望能抛砖引玉,帮助中外学者在学术交流时避免鸡同鸭讲,而能领会对方的出发点和视角,寻求共通范式,建立有效平台。

关键字: 美国 研究 学术界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