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香:抬头看路

2013-03-13 08:44:09  来源:大公网
    文/王香

  

  从未到过华山,已有的知识里,只知道它险得“自古一条路”。曾在电视风光片中见过它的威严,当时就被吓住了∶高耸的山梁如弓起的一张龙脊,所有上下的游客,都要打从这里经过,而两边都是令人眩晕的悬崖峭壁,和深不可测的山涧大谷┅┅坚决打定注意∶此生不去华山!

  但还是有缘与之相见了。寒假里送亲戚孩子到山西运城去探亲时,被指看,远处那道横空出世遮去了半面天的巨大黝黑屏障,就是华山。心内怦动∶若失去了机缘,此生与华夏大地上五岳的缘分,恐怕只止於东岳泰山了。让只有一次的机缘从眼前白白错过,多傻帽啊。哪怕只到它的山脚下一望,哪怕从山腰上就退却,也是到过华山了啊。

  於是匆忙上阵。因为是旅游淡季,所以同行爬山的人,只前後相遇过四拨儿八个人,都是第一次来的。好容易爬过了令人胆战心惊的“一线天”,怀惊悸不定的心,踏上了北峰怀抱里的小平台,小憩,喘息,饮食。倒发现上面的游客不少,方明白过来,人们大都是乘索道到达北峰,爬完五峰,再原路乘索道下去。

  还没有歇过来,就被新结识的两位福建女士催上路了,去往南边的四峰。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峰顶非“驴客”。好不容易来了一次,咬牙也要坚持到底呀。一位小夥子鼓励他的女友。好,爬到哪儿算哪儿,反正我们返程也索道。

  可是,这天险的华山一条路,真的吓住我了,步步胆战心惊!大冬天里一身汗,不是累出来的,是吓出来的啊。爱好旅游一辈子,这次可真是露了怯。特别是到了苍龙岭那里,也就是电视上看到的最危险处,虽然前後爬山者不少,但“前无古人後无来者”的那份孤独恐惧震慑我,更何况还要原路返回,还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可是孩子好奇心更重些,一意向前,不理睬我就此返回的建议。我只好战战兢兢一路向前,只盯脚下的路,不敢向前看那通天的阶梯,更不敢後看那深入谷底的来路。连提示牌上反覆写的“看景不走路,走路不看景”的最底线赏景境界,也了无踪影。一心只求佛∶安全返回,此生造化!

  好容易到了另一平坦处――中峰门,可还是不见四峰的影儿。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我的小伴儿终於同意打道回府。做出此决定的不止我们一拨儿,记得清楚的还有一家三口儿,他们孩子是位幼稚园小朋友。唉,自顾还来不及,没心事和别人打招呼,反正路也认识,於是一路小心,重回苍龙岭。

  晕高的我真是欲哭无泪。华山的险,不仅是看出来的,更是感受出来的啊。以後,答应我华山顶上有多少钱,去了白拿,我也不去!草木之人的我,只配在平地上平庸地老去,不配和那些大侠们一起,在险秀的圣地上,“华山论剑”。

  好不容易满身大汗下了苍龙岭,就见那幼稚园小朋友一家,在我们前方优哉游哉地走!难道他们插翅飞过来了吗?一问,才知,人家在下苍龙岭之前,看了个路牌说明,所以选定另一条绕远但平缓的路回来了!噢,那一定是後人为方便游客下山新开辟出来的路了。

关键字: 华山 陡峭 看路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