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飞:柳永魂归何处

2013-03-14 09:29:55  来源:大公网
    文/肖飞

  

  对北宋著名词人柳永葬於何处产生兴趣,一方面是因为喜欢他的词,而更主要的是因为在其不下六处的墓址争辩中,有我老家江苏“仪征说”。

  作为宋词中婉约派最具代表性人物之一的柳永,一生潦倒,从追求功名到厌倦官场,最终沉溺於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他凭藉自己的音律才华,为教坊乐工和歌妓填词,供她们在酒肆歌楼演唱,在浅斟低唱中寻找寄托。柳永因此也常常得到乐工和歌妓们的经济资助,不至於有衣食之虞。这样的生活境遇,和唐宋其他因文而仕的文人完全不同。比较北宋词风,我更偏爱柳永,他的词接地气,写人间的情与事,述小人物的心境,一首《雨霖铃》∶“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几近用白话将作者离开汴京与恋人惜别时的真情实感表达得缠绵悱恻。也许有人觉得从他的词中读不出黄钟大吕,没有大志向,可从这凄婉动人的词中难道读不出无限的激情吗?

  也许柳永过於卑微,卑微到连其生卒年月也未见史籍明载,据今人唐圭璋《柳永事迹新证》,柳永约生於宋太宗雍熙四年(九八七),卒於宋仁宗皇佑五年(一○五三)。关於柳永葬於何处,一直争论不休,有襄阳说、镇江说、仪征说、开封说和杭州说等等,我比较关注的是“仪征说”。明《隆庆仪真县志.免谈考》载∶“柳耆卿墓在县西七里近胥浦”。清《嘉庆扬州府志.冢墓》亦载∶“屯田员外郎柳耆卿墓在仪征县西七里近胥浦”。清朝一代诗宗王士祯在《北池偶谈》中列有《柳耆卿墓》一条,说∶“仪真县西地名仙人掌,有柳耆卿墓。”他在《真州绝句》中写到∶“江乡春事最堪怜,寒食清明欲禁烟。残月晓风仙掌路,何人为吊柳屯田”。仪征古为真州,诗文相互印证,应有几分依据。可有一点存疑,仪征西郊胥浦并无仙人掌这个地名,我父亲在世时曾多次去胥浦寻找柳永墓,终无所获。从情感上说,我更希望“仪征说”能够成立。

  说柳永墓址在镇江,依据主要有宋代苏州词人叶梦得《避璁录话》,书中说到,柳永死在旅途,殡於润州僧寺,未曾下葬。二十二年後,王安石之弟王安礼到润州任太守,访求不到柳的後人,便自己筹钱把柳永葬了。明正德年间《丹徒县志》在《陵墓》一节也记载∶柳永墓在润州土山下。北固山在古代曾叫土山,传说明代在北固山挖出了柳永墓的残缺墓碑。果如此,似乎也有一些道理。而宋代的祝穆在《方舆胜览》中认为∶柳永“卒於襄阳,死之日,家无馀财,群妓合葬於南门外”。明代的冯梦龙则在《喻世明言》中认为,柳永卒於开封,死後“群妓葬其於乐游园”。近年由奥地编著的《柳永全传》,说柳永葬於杭州,可这个传记更像是一部传记小说,可信度很是存疑。关於柳永墓地的争论还有不少,各找各的论据,各持各的观点,谁也不能说服谁。

  历史上对於柳永墓地的争论,让我联想到当下争夺名人故里的景象。从尧王、墨子、李白、曹雪芹,到赵云、大乔小乔,乃至观音、孙悟空,甚至西门庆,无一不在争夺范围之内。各地纷纷考证其身世,据理力争,展开轰轰烈烈的“口水战”,有的甚至还要对簿公堂,同时还大兴土木修建相关工程。但在我看来,这种当今对名人的争夺和历史上对於柳永墓的争论不可相提并论。对於柳永墓地的探讨,只是历史上的一群学者文人基於对柳永的一种缅怀,而各地争夺柳永墓只是对这位平民文人的一种敬仰,没有掺杂其他的动机,至今未发现有谁利用柳永大做别的文章。更何况,一介潦倒的文人也成为不了什麽商业噱头。而如今争夺名人故里,都是一群政府官员为了商业和旅游的目的有意炒作,这只是一种“啃老”方式,并非真的要纪念这些人物,何况像西门庆这样的人物是压根谈不上纪念的。

  在我国的历朝历代有许多著名的人物,由於史料记载的缺陷,很多本该详细记录的人和事语焉不详,特别是像柳永这样一些著名的小人物,史学家更少去关注他们,因而很多的争论并不能得出明确的结论。姑且搁置争议,只要不是出於“啃老”的目的,在有可能的情况下,相关地方不妨都可为柳永建一碑亭,将历史上的争论明确地书写上去,让後人去辨别和理解。真正伟大的历史人物,无论其魂归何处,都值得所有的人去纪念和缅怀,尤其是柳永这样杰出的平民诗人。只是我的家乡仪征对这位文学大家至今没有采取任何的纪念形式,让我生出小小的遗憾。

责任编辑: 金琰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