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北仁: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非文学问题

2013-03-21 09:27:45  来源:大公网
    文/冀北仁

  

  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後,国内很多作家都在思考文学走出去的问题。非文学圈的人可能会想当然地认为,中国文学走出去靠的是作品的品质,“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是优秀作品就会走向世界。当然,中国文学要走出去必须有高质量这个硬体。然而,在当代社会,中国文学要走出去除了高质量这个必要条件外,非文学因素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譬如,《白鹿原》出版二十年为什麽一直没有英文版?中国作协副主席、《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说“问题出在我身上。”据调查发现,中国文学在输出海外的过程中,被外国出版机构洋合同暗算的现象时有发生,应当引起有关方面高度重视。

  作家毕飞宇曾经说过“中国文学向海外输出的最大问题不在翻译”。是的,是非文学因素绊住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脚步,这是不争的事实。有许多不愿具名的作家表示,中国作家跟国外签约,很少有不被暗算的,对方的合同很多是霸王条款。《白鹿原》在国内已推出四十多个版本,也有日文、韩文、越南和法文四种外文版,却一直没有英文版。其原因是,在签约法文版时,法方编辑说还想出别的外语版,陈忠实就稀里糊涂把其他的外语版也签给了他们,结果他们却没有出其他的外语版。毕飞宇说,这是因为中国作家缺乏职业的文学代理人所致。但在笔者看来,中国作家不只是缺乏职业的文学代理人或经纪人,很多与文学走出去有关的非文学知识,譬如文学如何在市场经济中生存和发展,我国作家都没有或欠缺。

  我国是非常支持和鼓励文学走出去的,为让中国作家作品走出去,作协特意成立了“中国当代文学对外译介”工作机构,在中国作家网上推荐优秀作品,还诚邀各国出版机构和译者参与,并给予一定的资金资助。然而,中国作协没有专门代理作家海外版权事宜的机构,中国作家又很少有职业的经纪人,正如有人所言中国作家走出去是“一个人的战斗”。这对於只擅长写作,不善於交际谈判或根本不懂谈判技巧的中国作家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要麽走不出去,要麽走出去了也会伴随各种讨不回公道的侵权案件,能收回多少版税那要看对方有多少良知了。

  应该说随中国加入WTO和改革开放,中国作家也开始采取措施维护自身权益了。譬如,莫言授权女儿管笑笑全面处理所有版权事务,湖北作协副主席池莉也让女儿吕亦池接管海外版权事务,江苏作协副主席毕飞宇则把作品的所有外国语种版本交由海外经纪人打理。然而,文学代理在我国几乎是个空白,文学走出去还步履维艰,如何跳过合同陷阱,还是目前很多作家亟须解决的现实问题。全国优秀律师武广韬认为,要从扶持文学走出去的顶层设计层面考虑解决这一问题。笔者认为,中国文学要走出去,中国作家必须与国际接轨,作家只专心创作,其他非文学事宜聘请专业的经纪人去处理(可以几个作家聘请一个经纪人),对於涉及海外出版事宜也可以交由海外代理公司或代理人去运作。当然,从国家层面出台保障机制更有利於维护作家的各项权益不受侵害。期待我国文学走向世界,更希望我国作家不再受到洋合同暗算。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