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丽清:复活梦

2013-03-29 10:03:23  来源:大公网
    文/喻丽清

  

  复活节,对基督教的信友而言,应当是一个比圣诞节更重要的节日。因为相信耶稣生来是为我们洗罪的并不难,但是要相信他死後三日还能复活回到天国,这却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得了的。教友与非教友,或者教友中虔诚与否的分野,大抵也就在此。也许正因为如此,圣诞节在中国可以流行,但是复活节却始终进不了“主流”。

  刚来美国时,我觉得最有异国奇趣的节日就是复活节和鬼节。鬼节,大人戴上了面具就喧宾夺主把孩子们扔过一边。惟有复活节,好像我们的儿童节,真正是为孩子们所拥有的,小朋友们要穿新衣,画彩蛋,还有“寻蛋比赛”。

  用红洋的外皮煮水做染料,我就是那时候学来的。美国老太太的这种“土法染蛋”,染出来的蛋壳跟砖瓦的颜色很像,所以染好的蛋放在院子里草丛树下,比其他五颜六色的蛋难找。小朋友比赛时,当然以找到这种蛋的分数为最高。到现在我还记得女儿小时候提个小篮子,在公园草地上跟同学们比赛找蛋,那份紧张兴奋与认真的模样不下於寻金潮时的狂热分子。那时候,季节是春天,生命之源是蛋,而孩子们正在纯洁的起点,一切都像刚刚“开始”∶还没有结束过的开始。哪里想到复活的真义?如今明白了只有死过的,才会需要复活。复活是“第二春”,其实第一个春天早已不再。如同那些找回来的蛋,已经煮熟,不可能再蹦出个毛茸茸可爱的小鸡。

  最近听到一个笑话∶在英国正举行的葬礼中,忽然听到棺材里传出电话铃声来,大家都吓一跳,原来那人的手机 陪葬在棺材里,不知道他已作古的朋友却照样给他打电话呢。

  也许这不该当笑话来讲,像煮熟的蛋,我们依然用来象徵生命。复活,反正是奇迹。知道那人已故,自然不会再打电话去找他,但是对於并不知道他已不在人世的朋友而言,盼望他能接电话却并不以为需要奇才能做到啊。世上超越理性的东西真不少,信仰其一,复活其二,奇与爱等等。不过,每到复活节不得不多吃蛋的时候,我觉得世上再没有比蛋本身更大的奇了。每二十四小时母鸡体内就可以制造出一个蛋来,怎麽能做得这麽快,简直不可思议。

  想起托尔斯泰写过一个小说就叫《复活》∶男主角是地主家的大少爷,女主角是佃农的女儿,当爱情发生的时候,两人都还纯洁天真,身份问题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对善良与纯情都已经麻木的人而言,那种爱情才是微不足道的。因此,农家女被赶出了田庄,少爷不久就忘了这件事,因为他也变成了地主。一直等到有一天当他作为陪审员在法庭上见到一个被诬告犯杀人罪的妓女时,他才慢慢想了起来,想起那妓女原来就是他小时候的情人。

  复活只需要说一句,但是受难说了一整本书也完不了。地主良心发现,甘愿舍去自己的声名。但那心灰意冷的女子并未因改判为流放西伯利亚而感谢他。真的,那可怜的女孩儿,死刑与流放对她并无多大的分别。仁慈的托尔斯泰啊,他竟让他的男主角尾随那流放的队伍,朝西伯利亚走去。

  托尔斯泰何其幸运,在我们每次的阅读中他都得以复活。如果我们不够幸运,或许把死亡看成是一种回收,而人造人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复活了。

关键字: 复活节 基督教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