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泉琪:春草赋

2013-04-01 09:52:41  来源:大公网
    文/魏泉琪

  

  人们礼赞春天,歌颂花是春天的使者,其实草也何尝不是春日的天使,倘若没有草,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净,乾净是乾净了,可是那种单调,春天会是一种什麽样子?诗人们看到了这一点,于是对草也倾注了同样的深情。

  在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野有蔓草,零露漙兮”这两句诗,二千几百年前的一个早晨,野外的青草,落下的露水又圆又亮,这个早晨因这蔓草与亮晶的露珠而诗意地生动起来。《诗经》里多的是与草有关的句子,如“蒹葭苍苍”,“彼采萧兮”,“焉得谖草,言树之背”,“采采 ,薄言采之”┅┅而此时此刻,我的眼前就是这样一片鲜嫩清雅的绿,缕缕幽幽地清香迎面扑来。我蓦然惊觉,在终身城居中的人,有的也许不接近野外的植物。如前面提到的《诗经》中的“芣”(读如“浮以”)就是车前草,“谖(读如‘萱’)草”即萱草,又名忘忧草,一般叫它黄花草,过去农村中常在屋檐下见到它丛生的剑叶和奔放的鹅黄色花朵。如今有些人在怀念木槿树,旧时农村中没有“飘柔”(一种洗头液),就采一把槿树叶洗头,可知道“舜”就是木槿树的另一个名称的人就不很多了。“有女同车,颜如舜华”,生活中有幸遇见一个颜如木槿花的女子,迎纯净的阳光与她同车并行,连欢喜都来不及呢。

  写到这里,想到孔子的一个小故事。拿大圣人来说事有点不恭,但我说的是事实。要是不信,请阁下去翻翻《论语》好了。书上说∶有一次,孔圣人到了卫国,国君灵公的夫人南子是大美人,大美人邀大圣人同坐一辆车上(这叫“骖乘”),穿街过巷,招摇过市。一位香喷喷又漂亮又性感的女人,同他保持零距离的接触,作为一个“食色,性也”的鲁国男子,有没有足以自持的定力,心跳不加快,血压不升高,情绪不昂扬,那且当别论。但这位把持朝政、作风淫乱的卫灵公,声名狼藉是众所周知的,孔圣人的门生子路,很看不惯老师为南子骖乘。他对老师在车上“弗洛伊德情结”的举止,大不满意。孔圣人看出苗头不对,急对学生赌咒发誓∶“如果我做了不正当的事情,老天爷厌弃我吧,老天爷厌弃我吧!”

  我不知道这件事是孔圣人的哪位弟子或弟子的弟子记下的。看这位大牌圣人那种窘急的语气,谁能保证他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而不心猿意马心旌摇荡心跳加速呢?至少会思想开小差吧。抱歉,手一溜,我的笔也开小差了。

  北宋大牌文人王安石的名句“春风又绿江南岸”,这里的“绿”固然有树木的绿,有田里庄稼的绿,但每个读了这句诗的人,首先想到的,或者说更多想到的,恐怕还是无边无际的草的绿,头脑中浮出一幅主要由草染绿的江南秀丽的美景。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