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益怀:语言是小说的磁石

2013-04-03 09:44:29  来源:大公网
    文/蔡益怀

  

  小说讲故事,跟戏剧和电影有许多相同的叙事原理,譬如在塑造人物形象、安排故事情节等方面都有共同法则,但三者在表述形式上和媒介方面又有天壤之别。小说跟诗歌和散文一样,同属以文字为媒介的语言艺术,它是以文字、词语的“砖块”来构筑讲故事的。小说不是“做”(表演)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这就要求它遵循语言艺术的法则,表现出语言的精致之美。

  文学的语言是塑造意象的符号形式,具有广泛的表现力,是其他艺术类型所无法比拟的。语言艺术长於表现时间程序,所以文学又称为时间艺术,不像绘画、雕塑那样只能凝固瞬间的画面或姿态。文字语言不仅能够描述事件发展过程,还可揭示人的情感思想,在时间流中刻划人物的形象、动作、心理,有极大的灵活性和表现力。小说的语言要求准确鲜明生动,有形象感、有趣味、有感染力,充分表现出语言美。只有极大限度地展现出语言作为文学第一要素的魅力,小说才能保持自身的存在价值,不让戏剧和电影专美,也不让剧作家抢走小说家“讲故事”的专利。这就要求作家首先要过语言关,磨砺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让小说语言具有穿透力。

  我们知道金庸的武侠小说之所以能风靡海内外华人世界,除了情节引人入胜、人物形象鲜明的优点外,其流畅的文笔也是吸引读者的“磁石”。在中国小说家中,曹雪芹、老舍、白先勇等等文坛巨匠的语言功力,皆广受称道,值得大家学习。虽然,时下的人愈来愈远离文字,而沉迷於影像视听之娱,让人怀疑小说是否就快走到尽头。我始终相信,只要有人的存在,就有文学生存的必要,而小说只要能发挥出语言独特的言说力量,词汇就会变成闪闪发光的金子,句子就会变成无坚不摧的金刚钻,小说就会继续为读者所喜爱。

  人用语言思维,语言是人类最本质的属性。套用一句海德格尔的话“语言是存在的家”,语言也是小说的容器,没有语言的外壳,也不会有小说。事实上,大凡成功的小说,总是得益於作家非凡的语言功力,有超凡的语言魅力,让人手不释卷。因为好的文字必出於肺腑。这里就让我们一起欣赏一段契诃夫小说的文字吧。“人只要瞧一眼绿的、布满繁星的天空,看见天空既没有云朵,也没有污斑,就会明白温暖的空气为什麽静止,大自然为什麽在意不敢动一动,它战战兢兢,舍不得失去哪怕一瞬间的生活。至於天空那种没法测度的深邃和无边无际,人是只有凭了海上的航行和月光普照下的草原夜景才能有所体会的。”这是从中篇小说《草原》中摘出来的一段描述,可以说是一首深情渺远的草原颂。在整部小说中,都贯注了这样一种基调,那是对大自然神秘生命力的由衷赞叹,是深切体察俄罗斯草根人物悲凉生存境况後唱出来的低沉民歌。契诃夫小说那种低婉的叙述笔调出自於作家悲悯的胸怀,他从内心里流溢出来的文字是没有人可以复制的。这正是好的小说所应有的独特语言品质。

关键字: 文学 语言 小说故事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