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宏:铅山烫粉

2013-04-11 08:53:47  来源:大公网
    文/陈志宏 

  铅山县是中国县名中的一个异数,字是铅笔的铅,读音却是沿海沿河沿山的沿,是赣东北文化底蕴丰厚的农业县,隶属江西省上饶市。这里山清水秀,自古耕读传家,谷丰文厚。好山好水出好米,铅山的水稻久负盛名,出产的大米粒满色润,醇香味厚。好友三石是上饶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带我们在赣东北兜兜转转,快乐悠游。一出火车站,双手紧握时,三石说∶“我们此行得去趟铅山。那里的粉好吃。”沿途数次,三石都提及铅山的粉好吃。我心里倒有些不以为然,料想三石是在为斯地斯物打广告呢。

  米粉很平常,在我生活的城市就有鼎鼎有名的“南昌炒粉”、“凉拌粉”等,都吃腻了。在昆明,我吃过正宗的过桥米线,硕大一碗,回味悠长。桂林米粉、东北粉条┅┅粉家族鲜有给我印象深刻不忘的,不信铅山粉能在我的记忆里烙下“永恒”二字。

  投宿铅山的当晚,三石就嘱咐当地作家∶“明天早上,我们去吃铅山汤粉!”一听汤粉,心里的不以为然就更重了,铅山汤粉,无非一锅汤煮一碗米粉,能特色到何种程度?

  次日一早,我们一道去街边小店找粉吃。地方小吃,当属小街小店和小摊小贩的味道最纯正了。来到一家小店,我所看到的景象,和南昌早餐店无二致,人多拥挤,找块地儿都难,锅台上冒热气,店老板手脚麻利地忙活。与众不同的是,这里的备餐台一排一排,层层叠叠堆积青瓷碗,碗里白白嫩嫩、胖胖乎乎的米粉,看上去,煞是好看。

  我们一人要了一碗。只见老板抽出一碗备用粉,用捞勺盛起,放进滚烫的沸水焯一遍,再倒入那个青瓷碗里,加上久熬的高汤(猪骨头汤),配上料,便端上桌了。

  等餐的时候,三石对我说∶“其实这不叫铅山汤粉,是铅山烫粉,备好的粉是刚刚榨出来的,用沸水烫一遍,加料就好了。其实米粉榨出来的时候就是熟的,可以直接吃。”就这一点,铅山烫粉就是独一无二的。小时候,我见过榨米粉,偶尔抽根鲜粉,放进嘴里,爽滑入口,有韧劲,有嚼头,满嘴晶莹的米香。而今,我又能吃到鲜榨出来的米粉了,工业化社会,有此口福,真是不易。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