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我的村庄我的城

2013-04-12 09:02:24  来源:大公网
    文/田野
  

  清明节前後,我到一个曾经生活了十年的村庄踏访。可是,当我踏上那片熟悉的土地,却找不到我心中的第二故乡了。原来的村落已经变成了一片柳树林。林荫间,依稀可见的是一些残缺的断砖碎瓦。那一刻,我禁不住泪眼滂沱。

  初次走进这个名叫新建的村落,那还是二十五年前的事儿。那时候,我刚师范毕业,分配到这里教书。这是一个坐落在丹江河畔的小村庄。低矮,破败,萧条。一百馀户人家稀稀疏疏地散落在丹江湖边。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名不见传的村庄竟然与一座城息息相关。

  同事说,这里原名叫八里岗,意思是距离淅川老县城八里。黑石黑山,荒无人烟。新建村的人都是从老县城迁来的移民。他们的故乡原是一座方方正正的小城。有城墙,有护城河,有南门、北门、东门、西门,有南大街、北大街、东大街、西大街。总之,一座古城应有的东西,小城都有。这座古城建於明成化六年。几百年来,小城人在此生生息息,繁衍至今。一九五九年,丹江口大坝建成蓄水,小城被迫迁徙。这些眷恋故土的小城人被水赶到现在的八里岗,形成了一个新的村落,故名叫新建村。

  我原本对同事的话感到疑惑。这个破败的村落住的竟然全是城里人?要知道,在那个年代里,城市可是乡村人的梦。哪个城市人会把自己变成乡村人?不过,同事的话很快得到了验证。在学生报名的时候,学生家住的村组名字竟然全都与小城相关。一般的村组是以地名命名的。譬如,後洼组、黑岭组什麽的,或索性叫一组、二组、三组┅┅而新建村不。新建村村组名字是以来源地命名的。北关组,西关组,南湾大队组┅┅叫起来,总会让人想起小城,想起小城的大街小巷,想起小城的店铺门面,小摊小贩。新建村的房屋虽然低矮,破旧,但是,每座房子都可以称得上是“文物”。因为,这里的每一片瓦、每一块砖都是有几百年历史的。那些青砖,或刻有别致的图案花纹,或印有烧制的年代、用途。如∶“光绪九年重修魁楼”、“明成化六年建制”等。村里的老乡说∶“用祖先留下的砖木建成的房子,住在里面,心里踏实。再过五百年,这些砖瓦也许真的会成为文物呢!”

  新建村耕种的地块名字也都与小城有关。像三里桥、南湾、北关、大十字等等。虽然什麽建筑都没有,只是一块儿田地,但是,老乡们还是有滋有味儿地叫。试想,几十年前,有谁能相信这人来人往的大十字竟然能长出青青的麦苗来?不过,让老乡们遗憾的是这些地全是消落地。夏天,丹江涨水,那一望无际的田地就变成了广袤无边的丹江湖。这时候,老乡们丢掉犁耙,驾起小船,转身又成了渔民。友人说,由於南水北调,新建村人不得不再次迁徙。据说,他们迁到了一千里外的新乡。具体啥位置?不知道。我怅惘地在那片柳树林徘徊。猛然见,发现了一块断砖。我拭去上面的浮土,显出了“光绪九年”的字样。这就是淅川老县城魁星楼的青砖吆。虽然不完整,但是,我依然紧紧地把它揣到了怀里。

  噢,我的村庄,我的城。这块儿断砖,凝聚游子的情思,更凝聚移民的奉献和回忆!

关键字: 田野 村庄 故乡
责任编辑: 火火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