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泉琪:知府私访

2013-04-15 08:38:06  来源:大公网

  文/魏泉琪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讲过他家乡一位县令的故事。

  文章开篇说∶“明公恕斋,尝为献县令,良吏也。”这位恕斋先生後来由县太爷升任太平府太守。他在办理一件棘手的案件难下决断时,便采取他当县令时常用的“便服暗访”。於是,太守秘而不宣,单枪苹马,独身下乡,去案发现场。

  走到中途,太守有点累了,恰巧路过一座庙宇,便打算进去休息一下。庙门总是大开的,庙里照例是一位鹤发童颜的方丈迎出来。随即吩附小和尚上茶,招待来客。小和尚走过来提醒方丈∶“师父,一会儿太守就要来了,你还是领这位施主去别处歇吧。”方丈说∶“休得无礼!太守大人已经来了,不正在这儿吗?你还不赶快沏上茶来!”恕斋太守大惊大奇∶“老和尚怎麽知道是我?又怎麽知道我来?”老方丈淡淡一笑∶“太守不能识一郡之人,一郡之人则谁不识太守?”接又说∶“公,一郡之主也,一举一动,通国皆知之,岂独老衲?”太守以为自己行动保密,其实从他前脚离开府署,消息早就传出去了。他问老和尚∶“那麽师父你,能猜得出我为什麽而来吗?”“大人是下来查××案子的,你不是要到××地方暗访吗?”太守更为惊异∶“难道你有什麽未卜先知之法?”老和尚回答说∶“这案子的原告和被告两造,早就做好你暗访的准备,沿路都安排了人马,等你去查访,好向你灌输他们的一己之见。不过,他们一个个都装作不认识你,在给你演戏┅┅”听这一说,太守怅然若失,但转而反问老僧∶“你为什麽不跟他们一样,也做出不认识状,糊弄我呢?”老和尚又是淡淡一笑∶“老衲八十多岁了,出家人无求无欲,更不必在意衙门官府。因此,你在任上,方正廉洁,政绩突出,哪方面都说得上是位好官。只是你有个暗访的脾气,特别容易接受在暗访中所获得的局限见闻,作为判案、处罚、行刑、审结的依据。其实,这其中既有一知半解的地方,也有断章取义的可能┅┅”

  “便服暗访”,是旧时官员办案搞调查研究的一种手段和方式,同样在新社会,进行或明查或暗访的调查研究,收集第一手材料,都是有关机关和有关人员经常采用的手段。但绝不是唯一手段,也不是必然手段,更不是据以为定性结案的绝对可信的手段。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那个太平府里的乡绅百姓摸熟了这位知府大人好“暗访”的脾性,别说地方上有办法能够张网设阱,使你坠入埋伏之中;就算是乡里小民,谁没有三亲四眷,三朋四友,早就串通合谋好了,等你来私访呢!你若访甲的一夥,那一夥自然向甲而不向乙;你若访乙的一夥,那一夥肯定向乙而不向甲。

  苏东坡有诗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何况事物千变万化,现象复杂多端,感情奇幻莫测,语言真伪难辨,一旦陷入到具体的矛盾中去,冷静,清醒,理智,客观,来不得半点粗疏大意,既要有辩证法,又要有唯物论,这是把握事物真相的不二法门。看来,搞调查研究,就是实践出真知的过程,怎样实践?怎样获得真知?还是必须认真对待的一门学问呢。

关键字: 知府 私访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