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元:钱的面孔

2013-04-22 08:23:03  来源:大公网

  文/方元

\

  图:欧洲钱币上的文化面孔/方 元图

 

  存钱,除了能有一笔积蓄之外,一不留神还可能成为一份艺术收藏。我有一本收藏各国纸币的纪念册,就是“一不留神”的结果。早就听说欧洲人有一条祖传的理财之道:“存钱比挣钱是更大的艺术”,但现在我才发现,存钱的“艺术”原来有多重含义。

  我是因为“爱屋及乌”而开始收藏钞票。第一件收藏品是一张五十英镑的钞票,上面印荈_建筑师雷恩(Christopher Wren)。他头戴长长的假髮,身穿十七世纪服饰,背景是他设计的伦敦地标──圣保罗大教堂。二十多年前,我正在英国学习建筑,所以对这张纸币一见钟情。不过,对一个穷留学生来说,这是一个奢侈的爱好,经常要在麵包和艺术之间作出取捨。

  随茪_去国外旅行,收藏钱币的品种也逐渐增多。我比较喜欢欧洲国家的纸币,因为它们身上有文化的香气,沖淡了金钱的体味。在法国法郎上可以看到画家德拉克洛瓦(Delacroix)和他的名作“自由引导人民”,在意大利里拉上可以看到建筑师贝尔尼尼(Bernini)和他设计的“特里同海神喷泉”,在德国马克上可以看到女诗人德罗斯特(Droste-Hulshoff),在捷克克朗上可以看到教育改革家科美纽斯(Comenius)……把金钱与文化结合在一起,这样的“软实力”实在令人难以抗拒。

  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欧洲的国家那么小,人口那么少,却有那么多的文化巨人;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歷史那么悠久,但在人民币上为什么看不到一个文化大师呢?

  可惜的是,二○○二年欧罗成为欧盟成员国的统一货币之后,那些带有各国文化特色的生动面孔便一批、一批地消失了。欧罗共有七张纸币,採用七种不同建筑风格的桥樑作主题,每座桥代表一个歷史时期。纸币的面额越大,桥樑的风格就越接近现代。例如,十欧罗是古朴的罗曼式圆拱桥,二十欧罗是简洁的哥特式尖拱桥,五十欧罗是文艺復兴风格的圆孔桥,一百欧罗是华丽的巴洛克弧线拱桥,二百欧罗是新艺术风格的大跨度铁桥。对于喜爱建筑和桥樑的人,这是一套不可缺少的收藏品。

  我原以为这些桥樑是有根有据的现存建筑。当我试图找出它们的真实身份时,才发现“欧罗之桥”是子虚乌有。事实上,一九九六年当奥地利设计师加里纳(Robert Kalina)为欧罗勾画图案时,这些桥樑并不存在。当年,欧盟为了体现各国的政治地位是平等的,因此要求在欧罗上不能出现任何国家和民族的符号。人物、山水等具有国家特徵的传统图像自然不适合欧罗的定义。加里纳设计的桥具有连接各国的象徵意义,既体现了欧洲文化共有的特色,又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或任何一个特定的地方。因此,欧盟在四十多份设计方案中选择了加里纳的“桥”。

  不过,“欧罗之桥”的中立地位被一个名叫罗宾斯坦(Robin Stam)的荷兰设计师轻易地瓦解了。几年前,这个青年人突发奇想,要在他的家乡小城斯派克尼瑟(Spijkenisse),按照七张欧罗的图案和颜色,建造七座“欧罗之桥”。这个能让小城受人注目的创意,立即得到市议会的支持。当时希腊债务危机正把“欧罗区”拖向解体的悬崖,“罗宾斯坦之桥”引起传媒对“欧罗区”命运的各种猜想。虽然人们并不相信这是“欧罗区”瓦解的先兆,但确实希望能在纸币上重新看到生动的面孔。

  传统上,纸币的画面多以人物作为主题。这是因为人的面孔具有很强的识别性,不易被仿造。国家领袖是人们最熟悉的面孔,以他们的头像作为钱的面孔,既便于识别,也能突显货币的国家身份,例如英镑上的伊丽莎白二世,美元上的华盛顿、林肯。不用说,在各国钱币中,我最熟悉的“面孔”就是人民币了,那个面孔就是毛泽东。从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五十元到一百元……都是他老人家在微笑,一模一样。

  不过,我记得小时候看到的人民币,上面没有“老毛”,而是“人民”:在一元、二元和五元纸币上分别是女拖拉机手、车床工人和炼钢工人。在这套一九六二年发行的人民币中,最大面值的是十元纸币,上面是一群“人民代表”,他们身穿工、农、兵服装及各种民族服装,亲密地站在一起,因此十元纸币俗称“大团结”。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一九八七年发行的第四套人民币。它有两个突出的变化:一是在最大面值的一百元纸币上,出现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和朱德的浮雕头像。这是第一次在人民币上出现国家领袖的形象。二是在五十元纸币上,在工人和农民的身边出现了戴眼镜的知识分子。这也是人民币发行史上的第一次。在过去的三十多年,知识分子被打成“臭老九”,没有政治地位,因而不可能在人民币上露面。中国不是没有文化大师,不是没有优秀人才,而是他们的才华和贡献不被承认。

  “文革”结束后,在一九八二年修改宪法时,知识分子的政治地位才第一次得到肯定,由工人农民改造和教育的对象,变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和“依靠力量”。这张人民币是国家以一种非常特殊的形式,给知识分子签发的一张“平反证书”。这是世界其他国家货币没有的一种特殊功能。那时我刚成为“知识分子”,所以对这张钞票的印象非常深刻。

  在我的收藏中有一张人民币的“私生子”。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对西方世界打开了门缝。为了应对开放带来的新情况,一九七九年由“中国银行”发行一套特殊的纸币,称作“外汇兑换券”。中国普通老百姓既不知道它的存在,也不能使用。它的使用者主要是外国游客、华侨和港澳台胞。由于当时不允许境外人士兑换“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币,因此才生出这个怪胎。“兑换券”的图案没有沿用人民币的政治面孔,而是以风景作主题,例如长城、黄山、三峡等。“兑换券”上註明:“本券只限在中国境内指定的范围使用。”所谓“指定的范围”即是那些专门为境外人士服务的酒店和商店。这种不伦不类、为人诟病的“兑换券”在一九九五年停止使用。

  中国人民银行自一九四八年以来共发行过五套人民币。现在使用的“毛泽东币”是一九九九年发行的第五套纸币。过去,人民币上的人物并不是真实生活中的人,而是理想化、脸谱化、抽象的“人民”。第五套人民币改变了以前的传统,第一次採用一个有名有姓的真实人物作为人民币的面孔。随茪H民币走向国际化,未来会在人民币上见到曹雪芹、鲁迅、徐悲鸿和华罗庚吗?

关键字: 面孔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