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然:幸福悖论

2013-04-24 08:32:12  来源:大公网

  文/言然

  虽然过去了,但仍值得一提。二○一○年,《纽约时报》畅销书榜排行第一的畅销书,是美国女作家简.罗宾(Gretchen Rubin)的《幸福大计》(The Happiness Project)。作者除了重复强调,“你无需改变环境和生活方式,只要改变自己的态度和观点,就会马上变得快乐起来”之外,依我看也无甚特别新意,而我从中感受的是美国人对幸福的一贯信仰和追求。

  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加州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理查理.伊斯特林着有《经济增长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提高人们的快乐》一书。书中分析,通常在一个国家内,富人的平均幸福和快乐水平高于穷人,但如果进行跨国比较,穷国的幸福水平与富国几乎一样高,其中美国居第一,古巴接近美国,居第二。明明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国家,古巴民众为何会感到如此幸福呢?这就是“伊斯特林悖论”(Easterlin Paradox),亦称“幸福悖论”的由来。

  之所以称其为悖论,是因为现代经济学是建之于“财富增加将导致福利或幸福增加”这样一个核心命题上的。若这一命题是正确的,就不可能产生古巴民众幸福感高居第二位这样的事实。这就引发了人们的思索,关于幸福和收入之间的关系思索。

  三十多年前,一项调查同样引起世界的譁然。那就是人均GDP只有七百美元的南亚小国不丹荣登世界“幸福榜”榜首,并由此缔造一个类似于GDP的新的国家发展水平衡量指标─“幸福指数”。

  幸福指数的出现让经济学家陷入反思。因为他们一直坚信收入增加就是幸福增加。但幸福指数残酷地打破了他们的信念,使他们不得不深入研究幸福,研究幸福与收入的关系。学者们发现经济学涉及的面太窄了。经济学仅关注收入、财富和消费,而忽略了影响人们幸福的其他许多重要因素,包括激励与创造、健康、自由、安全感、认同感、政治参考、社会渴望等等。特别是,如果这些非经济因素与收入、财富和消费等经济因素呈负相关时,那么GDP的增长反而会造成幸福感的下降。

  说到底,幸福感是一种非常主观的感受。就社会层面而言,人们的整体幸福感是受到整体心理参照系的重大影响的。譬如在一个封闭社会中,由于缺乏与其他社会之间的比照,即使这个社会的物质水平不高,人们也会知足常乐,表现出不低的幸福感。古巴就是一例,因为受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制裁和较为封闭的国家政策,当初古巴人对外界了解甚少,而社会主义制度又使彼此间的差距不大,所以尽管吃不好穿不好,人们仍然感觉幸福。

  经济学者深入探讨还发现,决定一个人是否幸福,并非其成就的大小,而是他对成就的需求。一个人即使成就不大,但如果感觉自己的成就水平高于期望值,便会产生强烈的幸福感。反之,即使取得令人羡慕的成就,如果他觉得自身成就水平低于心中的期望值。他就无幸福感可言。

  伊斯特林悖论证实了收入与幸福感之间的不对等。这就提醒了经济决策者:既然发展经济、制定政策都是为了让人民获得幸福,就不能一味将目光放在GDP等硬性收入指标上,还必须顾及影响幸福指数的各种软件条件。有人文学者极有意思地尝试概括软件条件:“幸福是在忠于自己与取悦别人、享受自由与寻找意义、独处与人群间取得平衡。”“如果幸福是一生追求、却一生追求不到的东西;我们就必须学会享受这个追求的过程。”

关键字: 幸福 悖论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