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诵诗:蟹子豆腐

2013-04-24 09:43:25  来源:大公网

  文/王诵诗

  春汛捕捞旺季,海风吹面,阳光在海州湾浪尖上跳跃,闪闪烁烁,很是耀眼。这时,正是捕捞梭子蟹的大好时节。大小渔船云集海州湾渔场,忙碌作业,一网一网的梭子蟹提了上来,倒在船舱里。这些蟹子你挤我挨,滚滚乱爬。渔工们喜上眉梢,分拣装箱。

  这时的梭子蟹正当时,个大肉肥,蟹子都附在团脐上,鼓鼓囊囊。有的梭子蟹的子还没甩到海里,就被捕了上来。带子的梭子蟹叫铜蟹,是抢手货,渔船一靠岸,就被鱼贩子抢购一空。

  紧靠海州湾的小城,海鲜一上市,居民就买来几隻铜蟹,尝个新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时令菜餚──蟹子豆腐,更是小城一绝,倍受人们的青睐。几个朋友到饭店小聚,除了要几隻煮熟的铜蟹,还要点上香椿拌蟹子豆腐这道凉菜。香椿的香,蟹子豆腐的鲜,相得益彰,非常可口。不过,现在的蟹子豆腐,比起我们小时候吃的蟹子豆腐,还差得远呢。

  做蟹子豆腐,是要费点事的。渔家留一些个大饱满的铜蟹,沖洗干净,从脐上刮下蟹子,拣去蟹毛杂质,用笼布包好,挂在阴凉处,爽一爽,再用枴磨把蟹子磨成蟹子煳,把蟹子煳放进铁锅里,用文火慢慢烧,这火既不能大,也不能小,火候要恰到好处。蟹子煳蒸熟后,凝成一块,就成了蟹子豆腐。盛到瓦盆里,凉了以后,黄橙橙,亮闪闪,鲜莹莹,金灿灿,煞是好看。割下一小块,切成菱形棋子丁,可以凉拌,也可以做汤。这质地上乘的蟹子豆腐,吃到嘴里,齿颊生香,有一种自然的鲜。这时,才能真正体味到,什么叫“海鲜”。

  讲究的蟹子豆腐是不能掺假的,一掺假,就失去了原有的韵味。我的母亲很会做蟹子豆腐。小时候,每年春天,母亲总要做蟹子豆腐,给我们解解馋。那时,春天吃蟹子豆腐,尝尝鲜,是我们最大的期盼。几十年过去了,一想起当时吃透鲜的蟹子豆腐,口里就会嚥唾沫。

关键字: 蟹子 豆腐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