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湘壬:有幸相伴

2013-04-24 09:48:12  来源:大公网

  文/易湘壬

  苏轼是豪放词的代表人物,但也有深婉缠绵之作,如他悼念亡妻王弗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此词悲切真蕴,堪称千古悼亡词之魁。但词境过于凄凉,常令人不忍卒读。如果我们了解那十年间苏轼的官职经多次调动,因而不得不四方奔走,过蚢☆g风雨的生活,庶几可以理解他的境由心生。

  同为悼亡之作,梁实秋的散文《槐园梦忆—悼念故妻程季淑女士》则暖意盈盈。梁氏在我国近代文学史上是可佔一席之地的,他的成就之一就是以一己之力翻译了莎士比亚全集,翻译工作经歷了三十多年,其间的坎坷跌宕一言难尽。一九六七年该书出版时,友人谢冰莹在庆祝会上致辞:“莎氏全集的翻译之完成,应该一半归功于梁夫人!”这不是溢美之词,梁实秋在其散文中有如此记载:“我没有忘记翻译莎氏戏剧,我伏在案头辄不知时刻,季淑不时的喊我:‘起来!起来!陪我到院里走走。’她是要我休息,于是相偕出门赏玩她手栽的一草一木。我翻译莎氏,没有什么报酬可言,穷年累月,兀兀不休,其间也很少得到鼓励,漫漫长途中陪伴我体贴我的只有季淑一人。”

  日前,“铁娘子”戴卓尔夫人去世。十年前她的丈夫丹尼斯先她而去。几十年中,她参加了不计其数的竞选和论战,每一回无论胜与败,都有一个全天候的支持者,那就是丹尼斯。没有丹尼斯的陪伴,她不可能做十一年的首相。曾经,丹尼斯骄傲地对她说:“我和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度过了几十年的美好时光,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爱和忠诚……”

  笔者曾读到记者採访我国第一位女太空人刘洋的报道。刘洋阳光聪颖,记者记录她讲的几句话便令人惊嘆—“梦想有多远,探索的足迹就会有多远。当一个梦想变为现实,新的梦想又将开始。”“到了太空,人的情感会被强烈地缩放—亲情、友情、家国情,会被无限地放大;名利、得失、恩怨,会被无限地缩小。”“我不是‘嫦娥’,我是‘常我’—平常的我。”正当我们陶醉于刘洋睿智的思辨之中时,还听到一句温馨可人的话。刘洋说,她“喜欢孩子,也热爱生活,相夫教子也是一种幸福。”早先,便得知刘洋和他的夫君是因都爱好文学而相识、相知、相恋。真该祝贺那一位年轻人,他从茫茫人海中觅得了弥足珍贵的伴侣。

  常言道,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更富有实际意义的是,愿天下眷属都是有情人。天作地合的万千生灵,在牵手与共的岁月里,无论是惊涛骇浪,或者庸常无奇,都能和真善美相伴,这才是值得过的人生。

关键字: 有幸 相伴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