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乐:科学“山寨”会和期刊

2013-04-25 08:36:48  来源:大公网

\

  图:科学界的“山寨”会议和期刊

 

  一群科学家受邀参加一个有关昆虫学的学术研讨会。收到电邮后,各个都很兴奋,准备在这个世界顶级的研讨会上陈述研究成果。然后事实却令他们傻眼:这个负有声望的研讨会全名是“Entomology 2013”,不是他们收到的邀请函上註明的“Entomology-2013”,少了一个连字符,情况大不一样,这些科学家并没有得到主办方的确认,仅凭一封电邮就来参加会议。最后,他们不得不花一大笔钱,以获得在台上留影时的一席地位,这也足够他们将照片放进履歷中“增光添彩”了。

  其实,这群科学家是坠入了一个伪学术世界,该伪学术世界包括有其名称看似很权威的会议和期刊,它们同那些已经存在的、为大家所熟知的会议和期刊几乎一模一样!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史蒂文.古德曼将这种现象称之为“开放共享的黑暗面”。开放共享允许学术期刊在网络上可被自由获取不受限制。古德曼同时担任《临床试验》的编辑,这本期刊也有模仿者。

  科学出版业在过去完全依赖订阅,如今更多的是倚靠开放共享,只要作者或资助人支付论文在网络上出版,那么任何人都能免费阅读。上面讲到的“山寨”会议、权威期刊“模仿者”就是在这种趋势下应运而生的,而且近年来数量呈几何级上涨。

  开放共享大约始于十年前,很快便获得广泛认同。然而,也带来一个弊端:有的期刊不管论文质量,似乎只要作者给钱就能刊登,以至于现在网络上的学术期刊鱼龙混杂。古德曼认为:“大多数人不熟悉期刊领域,他们有时分辨不出这本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高校在评估学者履歷的时候同样面临新的挑战:那些作者列出的论文发表期刊真的合格吗,还是冒充的呢?有时候,连一些学者都会坠入这些期刊的“圈套”:一旦他们一时大意允诺入职编委会,那就很难摆脱了。

  这种现象也引起了全球最权威最有名望的科学期刊《自然》的关注。这本期刊在最新的一期中称那些期刊“模仿者”是“可疑的异军突起”,并考虑是否将他们划入黑名单或列出一份开放共享的可靠的期刊“安全名单”。这期的内容还专门制作备忘录供学者在投稿时参考。

  杰弗里.比尔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一名图书馆研究员,他自己制作了一份黑名单,并称之为“损人利己的开放共享期刊”。二○一○时,仅有二十家上榜,如今名单中已超过三百家。比尔估计现时差不多有四千家具有破坏力的期刊存在,至少佔开放共享期刊总数的四分之一。

  那些被比尔划入黑名单的期刊通常不会在网站上写明收费,直到论文已经提交了才通知作者本人。他们通常的伎俩是以密集的电邮邀请作者提交论文并进入编委会。Avens出版集团就是比尔黑名单上的一家,它甚至以两成收入的红利来诱惑作者。在比尔黑名单上,Omics属于“成果”丰富的一家出版集团,旗下约有二百五十部期刊,每篇论文收取作者二千七百美元。自称拥有印度安德拉大学博士学位的集团董事Srinubabu Gedela在网站上说自己“致力于在生物技术方面创造奇[”。

  墨西哥塞拉亚的医生保利诺.马丁内斯就曾误入期刊“模仿者”的陷阱。他去年收到期刊《临床病例报告》的一封电邮邀请函,然后给对方寄了两篇论文,并获发表。然而当他某一天收到欠款二千九百美元的帐单时不免大吃一惊,因为他完全不知道发表这两篇论文还要另外付费。他一再要求对方撤稿,对方只肯将费用降到二千六百美元。一年后,经过无数的电邮和一个电话的沟通,对方终于“豁免”了费用。

  托马斯.普赖斯是杜克大学医学院的一名副教授,主要研究内分泌学和生育。因为看到网站上有一位备受尊敬的学术专家名字,他答应成为期刊《妇科学和产科学》编委会的一员。然而,令他惊讶的是,这本期刊不停地希望他能够招一些作者过来,并提交自己的论文。这种做法与主流期刊太不同了!因为作者本身就渴望作品能被接纳。普赖斯拒绝了对方的请求,并多次要求将自己的名字从编委会名单中去掉,但三年过去了,他的名字仍挂在网上。

  罗格斯大学的植物病理学家詹姆斯.怀特两年前接受邀请成为新期刊《植物病理学和微生物学》编委会的一员。自此之后,他的名字、照片、履歷都一直挂在这本期刊的网站上。后来,他“不知不觉”成为了本文一开头提到的“山寨”昆虫学研讨会(Entomology-2013)的一名组织者和演讲者。

  “我压根儿不是昆虫学家,”怀特哭笑不得,“这就好像利用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去欺骗其他尚未察觉的人。现在的学术出版业犹如蛮荒的西部。”他要求对方立刻从期刊和会议的网站上撤下自己的名字。经过数轮的不懈努力,现在,怀特的名字终于从这些网站里解脱出来!

关键字: 科学 山寨 期刊
责任编辑: 张广强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