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继良:一秒钟

2013-04-27 09:36:14  来源:大公网

  文/杨继良

  有一个老外对我说,他的中国妻子真是个“傻瓜”:“她在驾车转弯时,一定先选准了须转入的车道。比方说,在这一次转弯以后,下一次是左转弯,她这一次就一定转入左边的车道;如果下一次是右转弯,就必定转入右边的车道。如果那是大道,同方向有三个车道,那她反正不会转入中间的车道。真够傻的!”

  我瞠目不知所对,因为这也正是我自己必循的“驾车规则”。如果有机会教新来的中国人驾车,我必“传授”这一条“诫律”:车祸总是在“换车道”时发生的,如果临到需要转弯时才换车道,遇到车流繁忙时,最容易出事。美国的车道都划了线,只要是沿着本车道向前按正常速度开,别人想超车,他必折入旁边的车道绕行,总不见得迳直从后面顶上来。即使真顶了上来,只有车子的后部会受损;过错全在对方,而且自己的人身至少是安全的。如果你在换车道的时候被后面的车子从侧面撞上,自己人身有危险,而且过错不在对方。所以,保持车道,尽力避免改道为最重要。

  这种习性,和一般的美国人大不相同。有一次离家外出,右转弯上大道时,向左看到有辆小卡车过来,估计他和我距离够远,就迳自折入大道,抢在过来的那这辆小卡车前面了。上大道不久,我需要左转,前面是绿灯,但对面有车子过来,为稳当起见,停下来等待给左转弯的“绿色箭头”信号。后面的小卡车也被迫跟?我停下来。箭头出现时,我按规矩慢慢左转,小卡车突然从我的左面抢到我前面,擦身而过时,还按喇叭示警。

  再看他在我前面如何行动吧。只见他一会儿移到了右边的车道,因为左边车道前面有一辆车比较慢;一会儿又移到了左边的车道,因为他又发现右边车道前面的车子比较慢。这样拐来拐去,总是想力争第一。我老伴坐在旁边,我们俩就一边看?他“左冲右突”的表演。最后到了与主要道路交叉的红灯前,被他追过去的车大家都停下来。数一数:他在我前面四个车。我和他的距离,相当于一秒钟的车程。

  我们的议论自然是:何苦来呀,“宁等三分,勿抢一秒”嘛。这种议论的机会,是常有的。冰雪天的时候,在高速公路两旁的沟里,每天总是有车子翻?。所有这些事故,一定都是出在“抢先”上,被后面的车子从侧面撞了。宁等勿抢,这是中国人的哲学吧,这显然不合美国“国情”,所以这里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标语。

  和守住车道密切有关的,也是戒急戒躁的另一条安全行车守则,是尽量不要开快车。我们(在美国的许多朋友都如此)驾车的习惯是,需要加速时,脚放在油门上;不需要加速时,马上换到剎车上。所以,脚踩在剎车上的机会是很多的。有一次一个黑人坐在我旁边,十分钟后,她非常惊讶地说,“你的脚怎么老是在剎车上?”“不加速,不踩在剎车上,踩在哪里?”“唉,需要剎车时才踩呀。不需要剎车,应该老是踩油门上呀!”我们的守则是忌开快车,随时准备剎车。他们的哲学是,一有机会就要开快车,非遇必要,不要剎车。

  我们也谈到过,尚忆在上海马路上,也不乏像游鱼一样拐来拐去骑“英雄(自行)车”的。但那只是“少年时代”的习性。年过三十,渐渐就改了。“不抢一秒”“守住车道”“准备剎车”,这似乎是我们的传统。

  上面讲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出来、现在美国生活的我们这一代人的习性。现在国内汽车多了,去中国旅游过的老外,说国人开车左冲右夺,久已互不谦让,还说自己在中国大城市内绝对不敢开车。使我感慨得很。

关键字: 一秒钟 驾车规则
责任编辑: 唐一婷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